热门推荐

  • 女主是骨妖的小说

    女主跳舞 灵魂穿越

    「我还好,我爸比较烦,一边要怀疑这一切的真实性,又要担心我,一边还得气我不肯告诉他我现在人在哪里,后来甚至于连他的电话都不接了。唉,他一定会想,养我这个女儿真没用,只会惹他生气和让他担心而已。」她不由自主的又叹了口大气,有感而发的说:「我真是不孝。」

  • 女主穿越成王妃漫画

    步步生莲 女主

    "你是谁呀?脆敢闯进花园,还不知死活的瞪着我哥哥!"谷蜻艳鄙视地指着穿粗布衣的冷霜凝的鼻子问道。她奉命进花园找哥哥,却发现他和个野孩子正在大眼瞪小眼。

  • 言情小说 女主残疾

    女主是混血精灵晋江

    塞西利奥·莫里蒂。。。。路昂一想到搂着自己地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即使和自己是同一战壕的,他也是吓得够呛,整个人的身体很僵硬,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温度,就跟石头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这次又能和路兄并肩作战,贾某人荣幸之至,当真是有缘分的很呐!”王大少一边笑着,一边感慨说道。
      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潜伏人员,路昂很快就从震惊和恐惧当中回过神来。
      “能和贾兄并肩作战,也是路某人的幸运,相信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为那五位光荣牺牲的同事报仇雪恨。”
      路昂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魔手,一边充满信心的说道,同时不自觉的拉开与王乐间的距离。
      这一切,路昂做得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他娘的,当老子是瞎子傻蛋呢,带了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以为老子不知道?”路昂多看了两眼王乐略显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中无语的想道。
      毕竟他是行走在无间道里的精英分子,对这种伪装什么的,当然很敏感,也很熟悉,只要冷静下来,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因此,路昂就知道面前的这位贾先生戒心很重,根本就不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脑子。
      这个大魔王对他路昂的亲热,也都是假象而已。
      王乐就当不曾发觉一般,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向路昂说道:“路兄,那不勒斯我不熟悉,接下来就要靠你来提供消息,这样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从而更利于任务的圆满完成。”
      路昂想都没想,很干脆的点头道:“这是自然,在贾兄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上一些渠道,大概明天上午之前,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只见王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已经前后耽搁很久,我们要尽快抓住孙江才是,不然的话,迟则生变!”
      顿了顿,王乐的口气一变,寒声问道:“莫里蒂家族在那不勒斯的势力如何?”
      “额!”路昂心中一颤,站在旁边的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夜间就能把天蝎这个顶尖杀手组织给灭门,就知道其人的恐怖。
      一想到这些,路昂的内心深处,颤栗与恐惧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当下,路昂能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对莫里蒂家族动了杀心!
      “莫里蒂家族要重蹈天蝎的覆辙了。”路昂仿佛已经看到莫里蒂家族的覆灭,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心思念转间,路昂压下内里的恐惧,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看向王乐回答道:“莫里蒂家族起源于西西里岛,将近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控制着那不勒斯地区,势力庞大。”
      顿了顿,路昂继续说道:“那五位牺牲的同事所进入的那不勒斯西郊,正是莫里蒂家族的大本营,如今我们所站的地方,也属于西郊范围之内。”
      末了,路昂又补充一句道:“如今他们的家主是现年四十岁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自从接位之后,不再只是蹲守于那不勒斯固有的势力地区,而是积极开展跨国合作,赚取大量资金,然后向其他家族宣战,目前连战连胜,就在上个月,刚将那不勒斯南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击败,使得莫里蒂家族势力得到更一步扩张···”
      就这样,王乐听完路昂对莫里蒂家族的介绍后,陷入到沉思当中。
      过了三四分钟后,王乐才开口问道:“开展跨国合作,那么莫里蒂家族和米国那边的黑手党联系紧密吗?”
      就见路昂嗯了声,答道:“当然会有,莫里蒂家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这当中不少家族成员与下属去了米国,开拓自己的势力疆土,成立大大小小的家族,一向以来都有联系,这也使得莫里蒂家族最主要的业务输出对象就是米国。”
      这时只见王乐呵呵一笑,道:“高中时我看过的原著,这里面就是描述黑手党科莱昂家族的成长史,看样子,还挺写实的。”
      路昂看了眼王乐,带着一丝讶异,说道:“没想到贾先生也是位文艺青年嘛。”
      “怎嘛,路兄以为在下只会杀人,不懂得生活的趣味吗?”王乐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额!”路昂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询问道:“贾兄提到米国,你的意思是?”
      随即就见王乐沉声回道:“没错,在出发前,上面已经告诉我,孙江叛逃有米国的影子,不然的话,相信以那五位同事的能力和手段,就凭莫里蒂家族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留得住他们。”
      路昂陷入若有所思当中,然后点头同意道:“贾兄说的没错,能常年到国外执行任务的同事,都定是一时之选,就算不敌无法完成任务,但从莫里蒂家族手里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旋即,俩人都没继续讨论说下去,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推测而已,只有得到确定的消息才能证实这些。
      半晌后,路昂收回看向远处苏威尔火山的视线,侧头笑着对王乐说道:“贾兄,时间已经不晚了,咱们上车先回住的地方吧!”
      只见王乐也没看向路昂,继续眺望着深夜中,那不勒斯海湾对面的苏威尔火山,然后淡淡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路兄自己回吧,希望明天的这个晚上,我可以为那五位同事报仇。”
      路昂身子一顿,他知道这是对方给出期限了。
      “贾兄,我尽力。”路昂郑重承诺道。
      这时王乐嗯了声,接着笑了笑,口气一改,很是轻松的说道:“在下听人说过,这里的日出很漂亮,到时候把莫里蒂家族的人都带到这儿陪我看日出,想必感觉很不错。”
      路昂:“······”
      “神经病!变态!”
      路昂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在心中骂完后掉头就走,开着车子消失在黑夜尽头···

  • 海贼同人女主 小说

    女主是诱受的gl文

    “刚才你在外面的英雄事迹,不说说?。赵益焕整张脸都开始放光了。颁奖典礼还没有开始,就挖到了好新闻,怎么能不开心。占着和李准奕熟悉的优势,能抢到第一个独家的采访,那绝对是有奖金拿的。

  • 女主好抠门

    女主穿越成邪修

    刘亚仁抬起头笑呵呵地看了李准奕一眼,“不用担心我们。”说话间,刘亚仁就拿起剪刀剪了一块已经烤好的肉,沾了沾旁边的蘸酱,放到嘴巴里,“我们都在烤肉,你还担心我们没有东西吃?”郑允浩也拿起一块烤肉,炫耀似的朝李准奕挥了挥,然后放进了嘴里,“准奕,你把生菜拿一些给我们。”就在旁边的金在中随手就拿了一小篮生菜,递给了郑允浩。

  • 女尊男主是妖精

    女主重生有空间的小说

    辑的录制也已经进行了半个月了,虽然这里并不是在公司,但是录音室的条件却一点都不比S.M公司差,尤其是连俞永镇也跟着一起过来了,可见S.M公司对这一次的专辑还是很重视的。半个多月的录制,十四首歌曲已经基本上全部都搞定了,连一些非主打的MV都已经顺便拍摄完毕了,MV导演同样是李秀满从韩国找来的专门拍摄MV的很有经验的导演。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李国立答应下来了在李若乾三人的戏份结束后,亲自执导帮助李若乾和少女们拍摄《一天一天》和《Oh》的剧情MV(还有纯舞蹈版的会由韩国导演执导拍摄),这无疑会增加MV的质量,毕竟毫无疑问,李国立的执导能力要比只是专职拍摄MV的韩国导演强很多。

  • 庶女攻略的男主

    女主被追杀的小说

    林夕远没有动,站在原地看着尹英俊。满身都是灰尘,胡渣也十分凌乱,头发也变成了鸡窝,眼前的尹英俊。浑身都散发着赌徒的气息,他已经不是林夕远记忆中的尹英俊了。“英俊,,哥,,我走了。”林夕远说完,也转身离开了,没有任何留恋。

  • 女主的异界小说

    重生女主参军小说

    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

  • 女主穿越外国身穿

    男主教训女主的文

    “看酒如看人,看Aris你喝的血腥凯撒,就知道你的心底其实是一个暴君的性格吧,虽然擅于隐忍,却内心狂暴。如果我不是在说西卡的事情,想必你很难忍到现在依然不对我反击吧?只这一点也足以见得你对西卡还是很重视的。”天梵的声音低沉了下来,这个时候他终究把自己刚刚到酒吧时心中的不平之气抒发了出来,开始了真正想要对李若乾说的话。

    现代言情 大冒险楚白女主

限时免费

VIP章节免费读

--:-:-

进入限免频道>

新书推荐

  • 女主是沈妩
  • 女主替妹妹嫁男主
  • 女主秦可可

女主姓第五的

诛公子

游戏竞技连载中49.59万

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她哑口无言。轻抚着目前依然平坦的肚子,心底不由得涌越一阵莫名的温柔。我的宝宝……念头一转,她有些异想天开道:“好不好,人家不是说一命还一命?我帮你生宝宝,然后你和我爸就恩仇两消……”李准奕彷佛全身的力气一下子就消失了。他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当初和尹英俊签约的时候。除了公司小之外,最让人担心的就是。赌博是否真的从尹英俊的生活里彻底消失了。要知道,赌瘾并不是那么容易就消失的,对于赌徒来说,一分钱的资本都可以成为赌本,可以成为翻本的希望,他们是不会放弃的。

书籍详情

女主励志唱歌

范景山

古代言情连载中2.97万

「哎呀!你们怎么越说越像回事?不会这样的。」程暖晴再怎么迷糊迟钝的人,也看得出来他们的惊惧之情。「从头到尾,也不过是炒菜没放盐嘛!怎么会有事,要是王爷怪罪,我一个人扛就是了!」他抚着、抚着,眼角余光忽然扫到她十六岁时那种浑身冰冷的模样,他的笑容顿时凝在脸上,左手仿佛被电到似地立即缩回,自责的悲痛瞬间笼罩着他。她兴致勃勃的动手打开那系着丝带的长方盒盖,一件设计简单,她从未在杂志或电视上看过的香奈儿礼服立刻出现在面前。香槟色小礼服,V领、收腰设计,一拿起来,质地轻柔的雪纺纱裙摆立刻有如云浪般翻腾汹涌,一泄而下的披散下来,简直美到不行。

书籍详情

女主美人的现代宠文

小夫

现代言情连载中37.84万

这个问题如果是在之前问他,他可能还会有所犹豫,回答不出来,但是经过这次的震撼教育,他已经彻底明白她对他而言是多么的重要与无可取代。他爱她,他从未如此肯定过一件事。心急如焚的他,差点动手杀了那些个大夫,还是好心的路人拉住他,叫他火速带着莲儿到喜悦客栈来,说有位神医正巧投宿在那。以十万火急的速度,他抱着莲儿赶来,一到了客栈,里头的掌柜、店小二一见着他怀里的莲儿,二话不说便推着他走进这间客房,对着他说眼前的年轻大夫就是神医。她也不管他,继续对着他说:「当初进公司时,你自己跟我说因为公司小、人员少,所以我除了本身会计的工作范围外,还要帮忙做些杂事、跑跑腿之类的,结果你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对大家发火?康海为他们又没做错事。」

书籍详情
  • 女主穿越带球跑

    女主运动好的小说

    塞西利奥·莫里蒂。。。。路昂一想到搂着自己地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即使和自己是同一战壕的,他也是吓得够呛,整个人的身体很僵硬,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温度,就跟石头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这次又能和路兄并肩作战,贾某人荣幸之至,当真是有缘分的很呐!”王大少一边笑着,一边感慨说道。
      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潜伏人员,路昂很快就从震惊和恐惧当中回过神来。
      “能和贾兄并肩作战,也是路某人的幸运,相信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为那五位光荣牺牲的同事报仇雪恨。”
      路昂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魔手,一边充满信心的说道,同时不自觉的拉开与王乐间的距离。
      这一切,路昂做得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他娘的,当老子是瞎子傻蛋呢,带了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以为老子不知道?”路昂多看了两眼王乐略显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中无语的想道。
      毕竟他是行走在无间道里的精英分子,对这种伪装什么的,当然很敏感,也很熟悉,只要冷静下来,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因此,路昂就知道面前的这位贾先生戒心很重,根本就不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脑子。
      这个大魔王对他路昂的亲热,也都是假象而已。
      王乐就当不曾发觉一般,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向路昂说道:“路兄,那不勒斯我不熟悉,接下来就要靠你来提供消息,这样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从而更利于任务的圆满完成。”
      路昂想都没想,很干脆的点头道:“这是自然,在贾兄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上一些渠道,大概明天上午之前,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只见王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已经前后耽搁很久,我们要尽快抓住孙江才是,不然的话,迟则生变!”
      顿了顿,王乐的口气一变,寒声问道:“莫里蒂家族在那不勒斯的势力如何?”
      “额!”路昂心中一颤,站在旁边的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夜间就能把天蝎这个顶尖杀手组织给灭门,就知道其人的恐怖。
      一想到这些,路昂的内心深处,颤栗与恐惧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当下,路昂能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对莫里蒂家族动了杀心!
      “莫里蒂家族要重蹈天蝎的覆辙了。”路昂仿佛已经看到莫里蒂家族的覆灭,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心思念转间,路昂压下内里的恐惧,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看向王乐回答道:“莫里蒂家族起源于西西里岛,将近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控制着那不勒斯地区,势力庞大。”
      顿了顿,路昂继续说道:“那五位牺牲的同事所进入的那不勒斯西郊,正是莫里蒂家族的大本营,如今我们所站的地方,也属于西郊范围之内。”
      末了,路昂又补充一句道:“如今他们的家主是现年四十岁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自从接位之后,不再只是蹲守于那不勒斯固有的势力地区,而是积极开展跨国合作,赚取大量资金,然后向其他家族宣战,目前连战连胜,就在上个月,刚将那不勒斯南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击败,使得莫里蒂家族势力得到更一步扩张···”
      就这样,王乐听完路昂对莫里蒂家族的介绍后,陷入到沉思当中。
      过了三四分钟后,王乐才开口问道:“开展跨国合作,那么莫里蒂家族和米国那边的黑手党联系紧密吗?”
      就见路昂嗯了声,答道:“当然会有,莫里蒂家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这当中不少家族成员与下属去了米国,开拓自己的势力疆土,成立大大小小的家族,一向以来都有联系,这也使得莫里蒂家族最主要的业务输出对象就是米国。”
      这时只见王乐呵呵一笑,道:“高中时我看过的原著,这里面就是描述黑手党科莱昂家族的成长史,看样子,还挺写实的。”
      路昂看了眼王乐,带着一丝讶异,说道:“没想到贾先生也是位文艺青年嘛。”
      “怎嘛,路兄以为在下只会杀人,不懂得生活的趣味吗?”王乐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额!”路昂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询问道:“贾兄提到米国,你的意思是?”
      随即就见王乐沉声回道:“没错,在出发前,上面已经告诉我,孙江叛逃有米国的影子,不然的话,相信以那五位同事的能力和手段,就凭莫里蒂家族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留得住他们。”
      路昂陷入若有所思当中,然后点头同意道:“贾兄说的没错,能常年到国外执行任务的同事,都定是一时之选,就算不敌无法完成任务,但从莫里蒂家族手里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旋即,俩人都没继续讨论说下去,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推测而已,只有得到确定的消息才能证实这些。
      半晌后,路昂收回看向远处苏威尔火山的视线,侧头笑着对王乐说道:“贾兄,时间已经不晚了,咱们上车先回住的地方吧!”
      只见王乐也没看向路昂,继续眺望着深夜中,那不勒斯海湾对面的苏威尔火山,然后淡淡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路兄自己回吧,希望明天的这个晚上,我可以为那五位同事报仇。”
      路昂身子一顿,他知道这是对方给出期限了。
      “贾兄,我尽力。”路昂郑重承诺道。
      这时王乐嗯了声,接着笑了笑,口气一改,很是轻松的说道:“在下听人说过,这里的日出很漂亮,到时候把莫里蒂家族的人都带到这儿陪我看日出,想必感觉很不错。”
      路昂:“······”
      “神经病!变态!”
      路昂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在心中骂完后掉头就走,开着车子消失在黑夜尽头···「这姑娘伤的是头部,人的头部是最为脆弱的,就怕会产生后遗症;不过这也不是每个人都会发生的,这姑娘相貌生的好,也一定会福大命大的。」“你这样也算是一代名医吗?竟然说出束手无策、无药可救这样的浑话!”个性冲动,从年轻到老始终没变过的邵家二爷,一个箭步蓦然冲到医圣面前,一把揪起他的衣领,怒声吼道。

    科幻空间 萧飞捷
  • 女主是吸血鬼到古代

    原创女主神奇宝贝

    林允儿自然也听出李准奕声音里的疲惫,不过也不介意,接着就继续说起了练习过程中的趣事,说得很是开心。说着说着,林允儿就忽然停了,静静地听着话筒,可以听到李准奕平稳的呼吸声从话筒另一端传来,林允儿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她辛苦地挪动着,微张着手臂,将他抱在胸前,像母亲抱着小孩那样宝贝地抱着他。他自然地靠在她的胸口,怀抱着她温暖的身体,双脚和她交缠着。也就是说,想穿世界顶级名牌时装的平民们,可以选斧它不仅拥嗜当季顶级名牌的扣仿设计,还嘻自己杜特的时装设计,最重耍的是它的价格十分平民。所以,发展至今,轻堂堂正正地走出了届于自己的道路。

    现代言情 宋濮存
  • 女主是国家王妃

    军旅女主前世出轨

    塞西利奥·莫里蒂。。。。路昂一想到搂着自己地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即使和自己是同一战壕的,他也是吓得够呛,整个人的身体很僵硬,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温度,就跟石头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这次又能和路兄并肩作战,贾某人荣幸之至,当真是有缘分的很呐!”王大少一边笑着,一边感慨说道。
      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潜伏人员,路昂很快就从震惊和恐惧当中回过神来。
      “能和贾兄并肩作战,也是路某人的幸运,相信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为那五位光荣牺牲的同事报仇雪恨。”
      路昂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魔手,一边充满信心的说道,同时不自觉的拉开与王乐间的距离。
      这一切,路昂做得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他娘的,当老子是瞎子傻蛋呢,带了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以为老子不知道?”路昂多看了两眼王乐略显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中无语的想道。
      毕竟他是行走在无间道里的精英分子,对这种伪装什么的,当然很敏感,也很熟悉,只要冷静下来,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因此,路昂就知道面前的这位贾先生戒心很重,根本就不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脑子。
      这个大魔王对他路昂的亲热,也都是假象而已。
      王乐就当不曾发觉一般,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向路昂说道:“路兄,那不勒斯我不熟悉,接下来就要靠你来提供消息,这样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从而更利于任务的圆满完成。”
      路昂想都没想,很干脆的点头道:“这是自然,在贾兄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上一些渠道,大概明天上午之前,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只见王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已经前后耽搁很久,我们要尽快抓住孙江才是,不然的话,迟则生变!”
      顿了顿,王乐的口气一变,寒声问道:“莫里蒂家族在那不勒斯的势力如何?”
      “额!”路昂心中一颤,站在旁边的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夜间就能把天蝎这个顶尖杀手组织给灭门,就知道其人的恐怖。
      一想到这些,路昂的内心深处,颤栗与恐惧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当下,路昂能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对莫里蒂家族动了杀心!
      “莫里蒂家族要重蹈天蝎的覆辙了。”路昂仿佛已经看到莫里蒂家族的覆灭,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心思念转间,路昂压下内里的恐惧,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看向王乐回答道:“莫里蒂家族起源于西西里岛,将近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控制着那不勒斯地区,势力庞大。”
      顿了顿,路昂继续说道:“那五位牺牲的同事所进入的那不勒斯西郊,正是莫里蒂家族的大本营,如今我们所站的地方,也属于西郊范围之内。”
      末了,路昂又补充一句道:“如今他们的家主是现年四十岁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自从接位之后,不再只是蹲守于那不勒斯固有的势力地区,而是积极开展跨国合作,赚取大量资金,然后向其他家族宣战,目前连战连胜,就在上个月,刚将那不勒斯南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击败,使得莫里蒂家族势力得到更一步扩张···”
      就这样,王乐听完路昂对莫里蒂家族的介绍后,陷入到沉思当中。
      过了三四分钟后,王乐才开口问道:“开展跨国合作,那么莫里蒂家族和米国那边的黑手党联系紧密吗?”
      就见路昂嗯了声,答道:“当然会有,莫里蒂家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这当中不少家族成员与下属去了米国,开拓自己的势力疆土,成立大大小小的家族,一向以来都有联系,这也使得莫里蒂家族最主要的业务输出对象就是米国。”
      这时只见王乐呵呵一笑,道:“高中时我看过的原著,这里面就是描述黑手党科莱昂家族的成长史,看样子,还挺写实的。”
      路昂看了眼王乐,带着一丝讶异,说道:“没想到贾先生也是位文艺青年嘛。”
      “怎嘛,路兄以为在下只会杀人,不懂得生活的趣味吗?”王乐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额!”路昂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询问道:“贾兄提到米国,你的意思是?”
      随即就见王乐沉声回道:“没错,在出发前,上面已经告诉我,孙江叛逃有米国的影子,不然的话,相信以那五位同事的能力和手段,就凭莫里蒂家族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留得住他们。”
      路昂陷入若有所思当中,然后点头同意道:“贾兄说的没错,能常年到国外执行任务的同事,都定是一时之选,就算不敌无法完成任务,但从莫里蒂家族手里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旋即,俩人都没继续讨论说下去,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推测而已,只有得到确定的消息才能证实这些。
      半晌后,路昂收回看向远处苏威尔火山的视线,侧头笑着对王乐说道:“贾兄,时间已经不晚了,咱们上车先回住的地方吧!”
      只见王乐也没看向路昂,继续眺望着深夜中,那不勒斯海湾对面的苏威尔火山,然后淡淡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路兄自己回吧,希望明天的这个晚上,我可以为那五位同事报仇。”
      路昂身子一顿,他知道这是对方给出期限了。
      “贾兄,我尽力。”路昂郑重承诺道。
      这时王乐嗯了声,接着笑了笑,口气一改,很是轻松的说道:“在下听人说过,这里的日出很漂亮,到时候把莫里蒂家族的人都带到这儿陪我看日出,想必感觉很不错。”
      路昂:“······”
      “神经病!变态!”
      路昂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在心中骂完后掉头就走,开着车子消失在黑夜尽头···李准奕下意识地回过头,只见在对面的人群中,有一条约三四米的横幅高高展开,上面写着“桀骜大人,棒”。下面是一群高中生模样的女生,而且人数还不少的样子,一脸兴奋地看着李准奕。“桀骜大人,我爱你那群女生看到李准奕回过头,又接着大喊到。“有没有证据等警方调查过后就知道,不过调查这种事可不是三五天就能完成的,三个月、五个月或者半年、一年的,你们三个人最好要有心理准备。还有,公司可不可能再继续雇用商业间谍……”

    现代言情 夏之蝉
  • 女主未来机甲文

    女主是大姐头 小说

    “人与人之间,解释不见得是必要的,但是沟通却是不能少的,即使亲如父子、夫妻或家人都一样。”说著,可父突然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起身指著酒吧的某一处对他说:“你们好好的谈一谈吧。”他的眼里有一种很深沉、很深沉的东西,冰冷的黑眸里压抑着一些更黑暗的情绪,看得出他身边的人很怕他。但不知为何,看到他冷峻、淡漠的神情,她的心口狠狠地揪了一下,闷闷地有些疼痛。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

    现代言情 甜菜
  • 洪荒视角女主

    女尊妻主男主白发

    塞西利奥·莫里蒂。。。。路昂一想到搂着自己地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即使和自己是同一战壕的,他也是吓得够呛,整个人的身体很僵硬,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温度,就跟石头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这次又能和路兄并肩作战,贾某人荣幸之至,当真是有缘分的很呐!”王大少一边笑着,一边感慨说道。
      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潜伏人员,路昂很快就从震惊和恐惧当中回过神来。
      “能和贾兄并肩作战,也是路某人的幸运,相信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为那五位光荣牺牲的同事报仇雪恨。”
      路昂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魔手,一边充满信心的说道,同时不自觉的拉开与王乐间的距离。
      这一切,路昂做得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他娘的,当老子是瞎子傻蛋呢,带了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以为老子不知道?”路昂多看了两眼王乐略显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中无语的想道。
      毕竟他是行走在无间道里的精英分子,对这种伪装什么的,当然很敏感,也很熟悉,只要冷静下来,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因此,路昂就知道面前的这位贾先生戒心很重,根本就不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脑子。
      这个大魔王对他路昂的亲热,也都是假象而已。
      王乐就当不曾发觉一般,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向路昂说道:“路兄,那不勒斯我不熟悉,接下来就要靠你来提供消息,这样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从而更利于任务的圆满完成。”
      路昂想都没想,很干脆的点头道:“这是自然,在贾兄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上一些渠道,大概明天上午之前,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只见王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已经前后耽搁很久,我们要尽快抓住孙江才是,不然的话,迟则生变!”
      顿了顿,王乐的口气一变,寒声问道:“莫里蒂家族在那不勒斯的势力如何?”
      “额!”路昂心中一颤,站在旁边的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夜间就能把天蝎这个顶尖杀手组织给灭门,就知道其人的恐怖。
      一想到这些,路昂的内心深处,颤栗与恐惧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当下,路昂能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对莫里蒂家族动了杀心!
      “莫里蒂家族要重蹈天蝎的覆辙了。”路昂仿佛已经看到莫里蒂家族的覆灭,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心思念转间,路昂压下内里的恐惧,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看向王乐回答道:“莫里蒂家族起源于西西里岛,将近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控制着那不勒斯地区,势力庞大。”
      顿了顿,路昂继续说道:“那五位牺牲的同事所进入的那不勒斯西郊,正是莫里蒂家族的大本营,如今我们所站的地方,也属于西郊范围之内。”
      末了,路昂又补充一句道:“如今他们的家主是现年四十岁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自从接位之后,不再只是蹲守于那不勒斯固有的势力地区,而是积极开展跨国合作,赚取大量资金,然后向其他家族宣战,目前连战连胜,就在上个月,刚将那不勒斯南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击败,使得莫里蒂家族势力得到更一步扩张···”
      就这样,王乐听完路昂对莫里蒂家族的介绍后,陷入到沉思当中。
      过了三四分钟后,王乐才开口问道:“开展跨国合作,那么莫里蒂家族和米国那边的黑手党联系紧密吗?”
      就见路昂嗯了声,答道:“当然会有,莫里蒂家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这当中不少家族成员与下属去了米国,开拓自己的势力疆土,成立大大小小的家族,一向以来都有联系,这也使得莫里蒂家族最主要的业务输出对象就是米国。”
      这时只见王乐呵呵一笑,道:“高中时我看过的原著,这里面就是描述黑手党科莱昂家族的成长史,看样子,还挺写实的。”
      路昂看了眼王乐,带着一丝讶异,说道:“没想到贾先生也是位文艺青年嘛。”
      “怎嘛,路兄以为在下只会杀人,不懂得生活的趣味吗?”王乐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额!”路昂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询问道:“贾兄提到米国,你的意思是?”
      随即就见王乐沉声回道:“没错,在出发前,上面已经告诉我,孙江叛逃有米国的影子,不然的话,相信以那五位同事的能力和手段,就凭莫里蒂家族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留得住他们。”
      路昂陷入若有所思当中,然后点头同意道:“贾兄说的没错,能常年到国外执行任务的同事,都定是一时之选,就算不敌无法完成任务,但从莫里蒂家族手里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旋即,俩人都没继续讨论说下去,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推测而已,只有得到确定的消息才能证实这些。
      半晌后,路昂收回看向远处苏威尔火山的视线,侧头笑着对王乐说道:“贾兄,时间已经不晚了,咱们上车先回住的地方吧!”
      只见王乐也没看向路昂,继续眺望着深夜中,那不勒斯海湾对面的苏威尔火山,然后淡淡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路兄自己回吧,希望明天的这个晚上,我可以为那五位同事报仇。”
      路昂身子一顿,他知道这是对方给出期限了。
      “贾兄,我尽力。”路昂郑重承诺道。
      这时王乐嗯了声,接着笑了笑,口气一改,很是轻松的说道:“在下听人说过,这里的日出很漂亮,到时候把莫里蒂家族的人都带到这儿陪我看日出,想必感觉很不错。”
      路昂:“······”
      “神经病!变态!”
      路昂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在心中骂完后掉头就走,开着车子消失在黑夜尽头···不计前嫌的照顾甚至收养在火并中差点丢掉小命的阎明,老爸完全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他大概没想到阎明不仅成了他儿子不可或缺的左右手,最后甚至于接掌他辛苦一生创建的“鹰帮”吧!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

    古代言情 神光侠
  • 女主姓荆的小说

    女尊任务虐男主

    随着主持人的改朝换钱,刘在石率先凭借“无限挑战来玩凹,其他一系列节目的优异表现,知名度逐渐高涨,在田年拿下了年终的演艺大赏,登上了国民主持人的宝座,并且得到了全韩国的支持,堪称韩国知名度最高的艺人之一。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嘘……别哭、别怕,我在这里。”他抱起她坐在沙发上,让她整个人蜷缩在他的胸膛,心里仍兀自的颤抖着,不敢想像自己如果晚一点到会发生什么事情,一股陌生的情绪千丝万缕地缠着他的心。

    科幻空间 攀越巅峰

  • 现代言情

    仙武道纪 女主

    塞西利奥·莫里蒂。。。。路昂一想到搂着自己地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即使和自己是同一战壕的,他也是吓得够呛,整个人的身体很僵硬,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温度,就跟石头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这次又能和路兄并肩作战,贾某人荣幸之至,当真是有缘分的很呐!”王大少一边笑着,一边感慨说道。
      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潜伏人员,路昂很快就从震惊和恐惧当中回过神来。
      “能和贾兄并肩作战,也是路某人的幸运,相信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为那五位光荣牺牲的同事报仇雪恨。”
      路昂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魔手,一边充满信心的说道,同时不自觉的拉开与王乐间的距离。
      这一切,路昂做得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他娘的,当老子是瞎子傻蛋呢,带了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以为老子不知道?”路昂多看了两眼王乐略显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中无语的想道。
      毕竟他是行走在无间道里的精英分子,对这种伪装什么的,当然很敏感,也很熟悉,只要冷静下来,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因此,路昂就知道面前的这位贾先生戒心很重,根本就不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脑子。
      这个大魔王对他路昂的亲热,也都是假象而已。
      王乐就当不曾发觉一般,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向路昂说道:“路兄,那不勒斯我不熟悉,接下来就要靠你来提供消息,这样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从而更利于任务的圆满完成。”
      路昂想都没想,很干脆的点头道:“这是自然,在贾兄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上一些渠道,大概明天上午之前,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只见王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已经前后耽搁很久,我们要尽快抓住孙江才是,不然的话,迟则生变!”
      顿了顿,王乐的口气一变,寒声问道:“莫里蒂家族在那不勒斯的势力如何?”
      “额!”路昂心中一颤,站在旁边的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夜间就能把天蝎这个顶尖杀手组织给灭门,就知道其人的恐怖。
      一想到这些,路昂的内心深处,颤栗与恐惧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当下,路昂能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对莫里蒂家族动了杀心!
      “莫里蒂家族要重蹈天蝎的覆辙了。”路昂仿佛已经看到莫里蒂家族的覆灭,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心思念转间,路昂压下内里的恐惧,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看向王乐回答道:“莫里蒂家族起源于西西里岛,将近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控制着那不勒斯地区,势力庞大。”
      顿了顿,路昂继续说道:“那五位牺牲的同事所进入的那不勒斯西郊,正是莫里蒂家族的大本营,如今我们所站的地方,也属于西郊范围之内。”
      末了,路昂又补充一句道:“如今他们的家主是现年四十岁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自从接位之后,不再只是蹲守于那不勒斯固有的势力地区,而是积极开展跨国合作,赚取大量资金,然后向其他家族宣战,目前连战连胜,就在上个月,刚将那不勒斯南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击败,使得莫里蒂家族势力得到更一步扩张···”
      就这样,王乐听完路昂对莫里蒂家族的介绍后,陷入到沉思当中。
      过了三四分钟后,王乐才开口问道:“开展跨国合作,那么莫里蒂家族和米国那边的黑手党联系紧密吗?”
      就见路昂嗯了声,答道:“当然会有,莫里蒂家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这当中不少家族成员与下属去了米国,开拓自己的势力疆土,成立大大小小的家族,一向以来都有联系,这也使得莫里蒂家族最主要的业务输出对象就是米国。”
      这时只见王乐呵呵一笑,道:“高中时我看过的原著,这里面就是描述黑手党科莱昂家族的成长史,看样子,还挺写实的。”
      路昂看了眼王乐,带着一丝讶异,说道:“没想到贾先生也是位文艺青年嘛。”
      “怎嘛,路兄以为在下只会杀人,不懂得生活的趣味吗?”王乐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额!”路昂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询问道:“贾兄提到米国,你的意思是?”
      随即就见王乐沉声回道:“没错,在出发前,上面已经告诉我,孙江叛逃有米国的影子,不然的话,相信以那五位同事的能力和手段,就凭莫里蒂家族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留得住他们。”
      路昂陷入若有所思当中,然后点头同意道:“贾兄说的没错,能常年到国外执行任务的同事,都定是一时之选,就算不敌无法完成任务,但从莫里蒂家族手里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旋即,俩人都没继续讨论说下去,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推测而已,只有得到确定的消息才能证实这些。
      半晌后,路昂收回看向远处苏威尔火山的视线,侧头笑着对王乐说道:“贾兄,时间已经不晚了,咱们上车先回住的地方吧!”
      只见王乐也没看向路昂,继续眺望着深夜中,那不勒斯海湾对面的苏威尔火山,然后淡淡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路兄自己回吧,希望明天的这个晚上,我可以为那五位同事报仇。”
      路昂身子一顿,他知道这是对方给出期限了。
      “贾兄,我尽力。”路昂郑重承诺道。
      这时王乐嗯了声,接着笑了笑,口气一改,很是轻松的说道:“在下听人说过,这里的日出很漂亮,到时候把莫里蒂家族的人都带到这儿陪我看日出,想必感觉很不错。”
      路昂:“······”
      “神经病!变态!”
      路昂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在心中骂完后掉头就走,开着车子消失在黑夜尽头···“西卡,虽然我们接触时间不长,以至都没有说过几句话,但是我真的已经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你。其实不瞒你说,这么多年来,我不断都顺风顺水,从来不要我自己去追求,总会有很多女孩子主动接近我,想要和我在一起,但是我却没有一个喜欢的。但是我却恰恰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有了那种心动的感觉。我自诩也是一个谦谦君子,不会轻易对女孩子说出这么鲁莽的话,所以西卡,我对你是真心的,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压下心中的无奈,天梵一脸期盼地看着郑秀妍的眼睛,希望她能够给他一个肯定的答复。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

    公子留仙有几个女主
    朱允炆女主同人
    女主天生身子软
    女主在地府的仙侠文
    美食猎人女主小说
  • 古代言情

    女主穿越被强虐

    李准奕放下手里的果汁,终于感觉肚子里有些东西了,决定不能再继续吃了,不然一会表演的时候,胃就要翻滚了。“李准奕!”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李准奕身后响了起来。李准奕还没有来得及回头,就感觉自己肩膀上被重重一拍。「我跟你说过好多次,雪莉的样子看起来有点不对劲,也跟你说过好多次,我看见她在哭,还问过你至少一百次,你们俩发生了什么事?但你却毫无反应,永远的『我知道了』、『没事』,然后让她愈来与不快乐,甚至于为了吸引你的注意而糟蹋自己。」霍豪怨恨的提醒他。塞西利奥·莫里蒂。。。。路昂一想到搂着自己地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即使和自己是同一战壕的,他也是吓得够呛,整个人的身体很僵硬,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温度,就跟石头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这次又能和路兄并肩作战,贾某人荣幸之至,当真是有缘分的很呐!”王大少一边笑着,一边感慨说道。
      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潜伏人员,路昂很快就从震惊和恐惧当中回过神来。
      “能和贾兄并肩作战,也是路某人的幸运,相信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为那五位光荣牺牲的同事报仇雪恨。”
      路昂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魔手,一边充满信心的说道,同时不自觉的拉开与王乐间的距离。
      这一切,路昂做得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他娘的,当老子是瞎子傻蛋呢,带了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以为老子不知道?”路昂多看了两眼王乐略显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中无语的想道。
      毕竟他是行走在无间道里的精英分子,对这种伪装什么的,当然很敏感,也很熟悉,只要冷静下来,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因此,路昂就知道面前的这位贾先生戒心很重,根本就不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脑子。
      这个大魔王对他路昂的亲热,也都是假象而已。
      王乐就当不曾发觉一般,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向路昂说道:“路兄,那不勒斯我不熟悉,接下来就要靠你来提供消息,这样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从而更利于任务的圆满完成。”
      路昂想都没想,很干脆的点头道:“这是自然,在贾兄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上一些渠道,大概明天上午之前,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只见王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已经前后耽搁很久,我们要尽快抓住孙江才是,不然的话,迟则生变!”
      顿了顿,王乐的口气一变,寒声问道:“莫里蒂家族在那不勒斯的势力如何?”
      “额!”路昂心中一颤,站在旁边的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夜间就能把天蝎这个顶尖杀手组织给灭门,就知道其人的恐怖。
      一想到这些,路昂的内心深处,颤栗与恐惧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当下,路昂能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对莫里蒂家族动了杀心!
      “莫里蒂家族要重蹈天蝎的覆辙了。”路昂仿佛已经看到莫里蒂家族的覆灭,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心思念转间,路昂压下内里的恐惧,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看向王乐回答道:“莫里蒂家族起源于西西里岛,将近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控制着那不勒斯地区,势力庞大。”
      顿了顿,路昂继续说道:“那五位牺牲的同事所进入的那不勒斯西郊,正是莫里蒂家族的大本营,如今我们所站的地方,也属于西郊范围之内。”
      末了,路昂又补充一句道:“如今他们的家主是现年四十岁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自从接位之后,不再只是蹲守于那不勒斯固有的势力地区,而是积极开展跨国合作,赚取大量资金,然后向其他家族宣战,目前连战连胜,就在上个月,刚将那不勒斯南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击败,使得莫里蒂家族势力得到更一步扩张···”
      就这样,王乐听完路昂对莫里蒂家族的介绍后,陷入到沉思当中。
      过了三四分钟后,王乐才开口问道:“开展跨国合作,那么莫里蒂家族和米国那边的黑手党联系紧密吗?”
      就见路昂嗯了声,答道:“当然会有,莫里蒂家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这当中不少家族成员与下属去了米国,开拓自己的势力疆土,成立大大小小的家族,一向以来都有联系,这也使得莫里蒂家族最主要的业务输出对象就是米国。”
      这时只见王乐呵呵一笑,道:“高中时我看过的原著,这里面就是描述黑手党科莱昂家族的成长史,看样子,还挺写实的。”
      路昂看了眼王乐,带着一丝讶异,说道:“没想到贾先生也是位文艺青年嘛。”
      “怎嘛,路兄以为在下只会杀人,不懂得生活的趣味吗?”王乐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额!”路昂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询问道:“贾兄提到米国,你的意思是?”
      随即就见王乐沉声回道:“没错,在出发前,上面已经告诉我,孙江叛逃有米国的影子,不然的话,相信以那五位同事的能力和手段,就凭莫里蒂家族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留得住他们。”
      路昂陷入若有所思当中,然后点头同意道:“贾兄说的没错,能常年到国外执行任务的同事,都定是一时之选,就算不敌无法完成任务,但从莫里蒂家族手里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旋即,俩人都没继续讨论说下去,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推测而已,只有得到确定的消息才能证实这些。
      半晌后,路昂收回看向远处苏威尔火山的视线,侧头笑着对王乐说道:“贾兄,时间已经不晚了,咱们上车先回住的地方吧!”
      只见王乐也没看向路昂,继续眺望着深夜中,那不勒斯海湾对面的苏威尔火山,然后淡淡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路兄自己回吧,希望明天的这个晚上,我可以为那五位同事报仇。”
      路昂身子一顿,他知道这是对方给出期限了。
      “贾兄,我尽力。”路昂郑重承诺道。
      这时王乐嗯了声,接着笑了笑,口气一改,很是轻松的说道:“在下听人说过,这里的日出很漂亮,到时候把莫里蒂家族的人都带到这儿陪我看日出,想必感觉很不错。”
      路昂:“······”
      “神经病!变态!”
      路昂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在心中骂完后掉头就走,开着车子消失在黑夜尽头···

    女主凤七
    女主姓天的穿越文
    女主是佟佳氏的小说
    全职女主是
    女主特别坏的小说
  • 豪门总裁

    女主出场惊艳男主的

    “允儿姐姐,你就不要逞强了,回去我们好好处理一下你的手腕,好不好?”林允儿另一边的徐珠贤一脸认真地道,小脸上挂满了关怀。在队伍内真正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其实就是林允儿和黄美英两个了,徐珠贤实在是不像忙内,论起关怀队友,她以至不比金泰妍和郑秀妍两个女孩儿差。“嗯。”她点头。“刚才长发叔公拉着我说了好多小叔的事。他还向我道谢,说要不是刚好你在这儿,小叔伤得那么重,大概也凶多吉少了。魅儿,夫君说要好好谢谢你呢。”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

    女主唐悠悠
    女主是神医的古穿今
    男主是女配的父亲
    一见痴恋女主的小说
    女主年纪大小说
  • 玄幻言情

    女主研究佛

    塞西利奥·莫里蒂。。。。路昂一想到搂着自己地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即使和自己是同一战壕的,他也是吓得够呛,整个人的身体很僵硬,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温度,就跟石头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这次又能和路兄并肩作战,贾某人荣幸之至,当真是有缘分的很呐!”王大少一边笑着,一边感慨说道。
      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潜伏人员,路昂很快就从震惊和恐惧当中回过神来。
      “能和贾兄并肩作战,也是路某人的幸运,相信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为那五位光荣牺牲的同事报仇雪恨。”
      路昂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魔手,一边充满信心的说道,同时不自觉的拉开与王乐间的距离。
      这一切,路昂做得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他娘的,当老子是瞎子傻蛋呢,带了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以为老子不知道?”路昂多看了两眼王乐略显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中无语的想道。
      毕竟他是行走在无间道里的精英分子,对这种伪装什么的,当然很敏感,也很熟悉,只要冷静下来,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因此,路昂就知道面前的这位贾先生戒心很重,根本就不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脑子。
      这个大魔王对他路昂的亲热,也都是假象而已。
      王乐就当不曾发觉一般,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向路昂说道:“路兄,那不勒斯我不熟悉,接下来就要靠你来提供消息,这样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从而更利于任务的圆满完成。”
      路昂想都没想,很干脆的点头道:“这是自然,在贾兄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上一些渠道,大概明天上午之前,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只见王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已经前后耽搁很久,我们要尽快抓住孙江才是,不然的话,迟则生变!”
      顿了顿,王乐的口气一变,寒声问道:“莫里蒂家族在那不勒斯的势力如何?”
      “额!”路昂心中一颤,站在旁边的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夜间就能把天蝎这个顶尖杀手组织给灭门,就知道其人的恐怖。
      一想到这些,路昂的内心深处,颤栗与恐惧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当下,路昂能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对莫里蒂家族动了杀心!
      “莫里蒂家族要重蹈天蝎的覆辙了。”路昂仿佛已经看到莫里蒂家族的覆灭,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心思念转间,路昂压下内里的恐惧,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看向王乐回答道:“莫里蒂家族起源于西西里岛,将近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控制着那不勒斯地区,势力庞大。”
      顿了顿,路昂继续说道:“那五位牺牲的同事所进入的那不勒斯西郊,正是莫里蒂家族的大本营,如今我们所站的地方,也属于西郊范围之内。”
      末了,路昂又补充一句道:“如今他们的家主是现年四十岁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自从接位之后,不再只是蹲守于那不勒斯固有的势力地区,而是积极开展跨国合作,赚取大量资金,然后向其他家族宣战,目前连战连胜,就在上个月,刚将那不勒斯南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击败,使得莫里蒂家族势力得到更一步扩张···”
      就这样,王乐听完路昂对莫里蒂家族的介绍后,陷入到沉思当中。
      过了三四分钟后,王乐才开口问道:“开展跨国合作,那么莫里蒂家族和米国那边的黑手党联系紧密吗?”
      就见路昂嗯了声,答道:“当然会有,莫里蒂家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这当中不少家族成员与下属去了米国,开拓自己的势力疆土,成立大大小小的家族,一向以来都有联系,这也使得莫里蒂家族最主要的业务输出对象就是米国。”
      这时只见王乐呵呵一笑,道:“高中时我看过的原著,这里面就是描述黑手党科莱昂家族的成长史,看样子,还挺写实的。”
      路昂看了眼王乐,带着一丝讶异,说道:“没想到贾先生也是位文艺青年嘛。”
      “怎嘛,路兄以为在下只会杀人,不懂得生活的趣味吗?”王乐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额!”路昂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询问道:“贾兄提到米国,你的意思是?”
      随即就见王乐沉声回道:“没错,在出发前,上面已经告诉我,孙江叛逃有米国的影子,不然的话,相信以那五位同事的能力和手段,就凭莫里蒂家族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留得住他们。”
      路昂陷入若有所思当中,然后点头同意道:“贾兄说的没错,能常年到国外执行任务的同事,都定是一时之选,就算不敌无法完成任务,但从莫里蒂家族手里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旋即,俩人都没继续讨论说下去,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推测而已,只有得到确定的消息才能证实这些。
      半晌后,路昂收回看向远处苏威尔火山的视线,侧头笑着对王乐说道:“贾兄,时间已经不晚了,咱们上车先回住的地方吧!”
      只见王乐也没看向路昂,继续眺望着深夜中,那不勒斯海湾对面的苏威尔火山,然后淡淡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路兄自己回吧,希望明天的这个晚上,我可以为那五位同事报仇。”
      路昂身子一顿,他知道这是对方给出期限了。
      “贾兄,我尽力。”路昂郑重承诺道。
      这时王乐嗯了声,接着笑了笑,口气一改,很是轻松的说道:“在下听人说过,这里的日出很漂亮,到时候把莫里蒂家族的人都带到这儿陪我看日出,想必感觉很不错。”
      路昂:“······”
      “神经病!变态!”
      路昂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在心中骂完后掉头就走,开着车子消失在黑夜尽头···虽然她对他的态度有了改善,听她昨晚之言,又好像对他有些好感的样子,但是那毕竟只是他的感觉,甚至有可能是“错觉”,他凭什么以为她会因他看了她的身体,就委身于他呢?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

    娇养的女主好做
    女主夜凌
    女主重伤男主疯了
    女的卖身男主总裁
    驱魔少年女主同人
  • 穿越架空

    炮王女主

    当时明明是昏迷不醒的她,如何亲眼看见并听见?难道说她也发生了类似姜虹绫的事,附身到别人的身体里去,可是每当他对她说话时,房间里通常就只有他们俩而已,并没有第三个人存在呀。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你根本从来没有赢过。"冷霜凝心知肚明的笑了笑。不是他赢不了,而是他从来就没想赢她,反而还处处放水让她,就为了看她灿烂的笑颜。

    综漫文_女主是面瘫
    一个女主七个男主
    女主失忆爱上忠犬
    女主不小心坐男主脸
    动漫女拉着男主衣角
  • 仙侠奇缘

    女主是别人老婆小说

    表演结束之后,颁奖典礼继续。却饥借还有白智英凭借“不再爱了”拿下了的人气奖。相比获得了最佳女歌手,白智英在更加重视销量和人气投票的金唱片上,只拿到了一个人气奖。殷莲儿转悲为喜,轻声道:“啸儿,你肚子饿了吧。娘交代厨房温着一锅白粥,等你醒了随时可以吃。”这几天除了魅儿硬灌下去的药汁外,啸儿是滴水未进,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住这折腾啊。呜……她真的碰到坏人了啦,因为妈妈说,坏人除了会说自己不是坏人之外,还会请她吃糖。呜……妈妈说,如果真的碰到坏人的时候一定要跑,可是她有跑啦,却被抓了回来。呜……妈妈说,如果真的跑不掉被坏人抓到的话,一定要乖乖地听话不能哭,要不然坏人会打她。可是她好怕呀,呜……

    赛尔号女主
    男主晕车女主很暴力
    女主性格软弱
    女主穿越重生
    重生女主复仇文古代
  • 青春悬疑

    搜神记几个女主

    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塞西利奥·莫里蒂。。。。路昂一想到搂着自己地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即使和自己是同一战壕的,他也是吓得够呛,整个人的身体很僵硬,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温度,就跟石头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这次又能和路兄并肩作战,贾某人荣幸之至,当真是有缘分的很呐!”王大少一边笑着,一边感慨说道。
      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潜伏人员,路昂很快就从震惊和恐惧当中回过神来。
      “能和贾兄并肩作战,也是路某人的幸运,相信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为那五位光荣牺牲的同事报仇雪恨。”
      路昂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魔手,一边充满信心的说道,同时不自觉的拉开与王乐间的距离。
      这一切,路昂做得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他娘的,当老子是瞎子傻蛋呢,带了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以为老子不知道?”路昂多看了两眼王乐略显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中无语的想道。
      毕竟他是行走在无间道里的精英分子,对这种伪装什么的,当然很敏感,也很熟悉,只要冷静下来,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因此,路昂就知道面前的这位贾先生戒心很重,根本就不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脑子。
      这个大魔王对他路昂的亲热,也都是假象而已。
      王乐就当不曾发觉一般,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向路昂说道:“路兄,那不勒斯我不熟悉,接下来就要靠你来提供消息,这样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从而更利于任务的圆满完成。”
      路昂想都没想,很干脆的点头道:“这是自然,在贾兄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上一些渠道,大概明天上午之前,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只见王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已经前后耽搁很久,我们要尽快抓住孙江才是,不然的话,迟则生变!”
      顿了顿,王乐的口气一变,寒声问道:“莫里蒂家族在那不勒斯的势力如何?”
      “额!”路昂心中一颤,站在旁边的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夜间就能把天蝎这个顶尖杀手组织给灭门,就知道其人的恐怖。
      一想到这些,路昂的内心深处,颤栗与恐惧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当下,路昂能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对莫里蒂家族动了杀心!
      “莫里蒂家族要重蹈天蝎的覆辙了。”路昂仿佛已经看到莫里蒂家族的覆灭,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心思念转间,路昂压下内里的恐惧,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看向王乐回答道:“莫里蒂家族起源于西西里岛,将近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控制着那不勒斯地区,势力庞大。”
      顿了顿,路昂继续说道:“那五位牺牲的同事所进入的那不勒斯西郊,正是莫里蒂家族的大本营,如今我们所站的地方,也属于西郊范围之内。”
      末了,路昂又补充一句道:“如今他们的家主是现年四十岁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自从接位之后,不再只是蹲守于那不勒斯固有的势力地区,而是积极开展跨国合作,赚取大量资金,然后向其他家族宣战,目前连战连胜,就在上个月,刚将那不勒斯南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击败,使得莫里蒂家族势力得到更一步扩张···”
      就这样,王乐听完路昂对莫里蒂家族的介绍后,陷入到沉思当中。
      过了三四分钟后,王乐才开口问道:“开展跨国合作,那么莫里蒂家族和米国那边的黑手党联系紧密吗?”
      就见路昂嗯了声,答道:“当然会有,莫里蒂家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这当中不少家族成员与下属去了米国,开拓自己的势力疆土,成立大大小小的家族,一向以来都有联系,这也使得莫里蒂家族最主要的业务输出对象就是米国。”
      这时只见王乐呵呵一笑,道:“高中时我看过的原著,这里面就是描述黑手党科莱昂家族的成长史,看样子,还挺写实的。”
      路昂看了眼王乐,带着一丝讶异,说道:“没想到贾先生也是位文艺青年嘛。”
      “怎嘛,路兄以为在下只会杀人,不懂得生活的趣味吗?”王乐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额!”路昂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询问道:“贾兄提到米国,你的意思是?”
      随即就见王乐沉声回道:“没错,在出发前,上面已经告诉我,孙江叛逃有米国的影子,不然的话,相信以那五位同事的能力和手段,就凭莫里蒂家族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留得住他们。”
      路昂陷入若有所思当中,然后点头同意道:“贾兄说的没错,能常年到国外执行任务的同事,都定是一时之选,就算不敌无法完成任务,但从莫里蒂家族手里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旋即,俩人都没继续讨论说下去,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推测而已,只有得到确定的消息才能证实这些。
      半晌后,路昂收回看向远处苏威尔火山的视线,侧头笑着对王乐说道:“贾兄,时间已经不晚了,咱们上车先回住的地方吧!”
      只见王乐也没看向路昂,继续眺望着深夜中,那不勒斯海湾对面的苏威尔火山,然后淡淡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路兄自己回吧,希望明天的这个晚上,我可以为那五位同事报仇。”
      路昂身子一顿,他知道这是对方给出期限了。
      “贾兄,我尽力。”路昂郑重承诺道。
      这时王乐嗯了声,接着笑了笑,口气一改,很是轻松的说道:“在下听人说过,这里的日出很漂亮,到时候把莫里蒂家族的人都带到这儿陪我看日出,想必感觉很不错。”
      路昂:“······”
      “神经病!变态!”
      路昂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在心中骂完后掉头就走,开着车子消失在黑夜尽头···“呵呵。最近的电视剧妈有一直在看哦,不过翻泽出得太慢,落后了很多情节说完了正事,林轩又开始说起了轻松话题,“听说电视剧在韩国取得很好的成绩,我看新闻说收视率快要溉了

    有什么小说女主棠
    女主撒娇爱哭小说
    棋魂网王 坏坏女主
    女主爱吃东西的小说
    风水玄学类女主小说
  • 科幻网游

    女主重生空间复仇文

    心脏病?是的,高伯母也许真有轻微的心脏病,但是选在这个时候发作也未免太巧了吧?如果她猜得没错,高伯母信次的心脏病绝对是个幌子,因为据她对高哲这个名副其实的孝子的了解,他昨天与她分手回家之后,一定毫不隐瞒的将他们俩的一切报告给他父母听,所以今天早上在他家才会有场“心脏病突发记”的产生。一顿晚饭吃下来,大家笑得东倒西歪的。虽然许多人都是第一次见面,但说说笑笑的,也是趣味无穷。原本以为大家的目标都会是烤肉,毕竟是符合弗国人口味的料理,没有想到,火锅大受欢迎。烤肉剩下了不少,但拿来做火锅的菜全部都吃完了。塞西利奥·莫里蒂。。。。路昂一想到搂着自己地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即使和自己是同一战壕的,他也是吓得够呛,整个人的身体很僵硬,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温度,就跟石头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这次又能和路兄并肩作战,贾某人荣幸之至,当真是有缘分的很呐!”王大少一边笑着,一边感慨说道。
      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潜伏人员,路昂很快就从震惊和恐惧当中回过神来。
      “能和贾兄并肩作战,也是路某人的幸运,相信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为那五位光荣牺牲的同事报仇雪恨。”
      路昂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魔手,一边充满信心的说道,同时不自觉的拉开与王乐间的距离。
      这一切,路昂做得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他娘的,当老子是瞎子傻蛋呢,带了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以为老子不知道?”路昂多看了两眼王乐略显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中无语的想道。
      毕竟他是行走在无间道里的精英分子,对这种伪装什么的,当然很敏感,也很熟悉,只要冷静下来,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因此,路昂就知道面前的这位贾先生戒心很重,根本就不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脑子。
      这个大魔王对他路昂的亲热,也都是假象而已。
      王乐就当不曾发觉一般,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向路昂说道:“路兄,那不勒斯我不熟悉,接下来就要靠你来提供消息,这样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从而更利于任务的圆满完成。”
      路昂想都没想,很干脆的点头道:“这是自然,在贾兄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上一些渠道,大概明天上午之前,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只见王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已经前后耽搁很久,我们要尽快抓住孙江才是,不然的话,迟则生变!”
      顿了顿,王乐的口气一变,寒声问道:“莫里蒂家族在那不勒斯的势力如何?”
      “额!”路昂心中一颤,站在旁边的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夜间就能把天蝎这个顶尖杀手组织给灭门,就知道其人的恐怖。
      一想到这些,路昂的内心深处,颤栗与恐惧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当下,路昂能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对莫里蒂家族动了杀心!
      “莫里蒂家族要重蹈天蝎的覆辙了。”路昂仿佛已经看到莫里蒂家族的覆灭,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心思念转间,路昂压下内里的恐惧,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看向王乐回答道:“莫里蒂家族起源于西西里岛,将近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控制着那不勒斯地区,势力庞大。”
      顿了顿,路昂继续说道:“那五位牺牲的同事所进入的那不勒斯西郊,正是莫里蒂家族的大本营,如今我们所站的地方,也属于西郊范围之内。”
      末了,路昂又补充一句道:“如今他们的家主是现年四十岁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自从接位之后,不再只是蹲守于那不勒斯固有的势力地区,而是积极开展跨国合作,赚取大量资金,然后向其他家族宣战,目前连战连胜,就在上个月,刚将那不勒斯南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击败,使得莫里蒂家族势力得到更一步扩张···”
      就这样,王乐听完路昂对莫里蒂家族的介绍后,陷入到沉思当中。
      过了三四分钟后,王乐才开口问道:“开展跨国合作,那么莫里蒂家族和米国那边的黑手党联系紧密吗?”
      就见路昂嗯了声,答道:“当然会有,莫里蒂家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这当中不少家族成员与下属去了米国,开拓自己的势力疆土,成立大大小小的家族,一向以来都有联系,这也使得莫里蒂家族最主要的业务输出对象就是米国。”
      这时只见王乐呵呵一笑,道:“高中时我看过的原著,这里面就是描述黑手党科莱昂家族的成长史,看样子,还挺写实的。”
      路昂看了眼王乐,带着一丝讶异,说道:“没想到贾先生也是位文艺青年嘛。”
      “怎嘛,路兄以为在下只会杀人,不懂得生活的趣味吗?”王乐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额!”路昂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询问道:“贾兄提到米国,你的意思是?”
      随即就见王乐沉声回道:“没错,在出发前,上面已经告诉我,孙江叛逃有米国的影子,不然的话,相信以那五位同事的能力和手段,就凭莫里蒂家族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留得住他们。”
      路昂陷入若有所思当中,然后点头同意道:“贾兄说的没错,能常年到国外执行任务的同事,都定是一时之选,就算不敌无法完成任务,但从莫里蒂家族手里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旋即,俩人都没继续讨论说下去,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推测而已,只有得到确定的消息才能证实这些。
      半晌后,路昂收回看向远处苏威尔火山的视线,侧头笑着对王乐说道:“贾兄,时间已经不晚了,咱们上车先回住的地方吧!”
      只见王乐也没看向路昂,继续眺望着深夜中,那不勒斯海湾对面的苏威尔火山,然后淡淡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路兄自己回吧,希望明天的这个晚上,我可以为那五位同事报仇。”
      路昂身子一顿,他知道这是对方给出期限了。
      “贾兄,我尽力。”路昂郑重承诺道。
      这时王乐嗯了声,接着笑了笑,口气一改,很是轻松的说道:“在下听人说过,这里的日出很漂亮,到时候把莫里蒂家族的人都带到这儿陪我看日出,想必感觉很不错。”
      路昂:“······”
      “神经病!变态!”
      路昂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在心中骂完后掉头就走,开着车子消失在黑夜尽头···

    古言女主武器有哪些
    女主美国全文
    女主黑岩射手的小说
    斗罗之雪花晋江女主
    玄幻女主伪废材宠文

人气完本

  • 女主穿越涂山
  • 关于女主姓盛的小说
  • 韩娱之霸道女主爱上我

古代谋权小说女主

村姑

古代言情已完结49.75万

塞西利奥·莫里蒂。。。。路昂一想到搂着自己地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即使和自己是同一战壕的,他也是吓得够呛,整个人的身体很僵硬,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温度,就跟石头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这次又能和路兄并肩作战,贾某人荣幸之至,当真是有缘分的很呐!”王大少一边笑着,一边感慨说道。
  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潜伏人员,路昂很快就从震惊和恐惧当中回过神来。
  “能和贾兄并肩作战,也是路某人的幸运,相信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为那五位光荣牺牲的同事报仇雪恨。”
  路昂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魔手,一边充满信心的说道,同时不自觉的拉开与王乐间的距离。
  这一切,路昂做得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他娘的,当老子是瞎子傻蛋呢,带了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以为老子不知道?”路昂多看了两眼王乐略显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中无语的想道。
  毕竟他是行走在无间道里的精英分子,对这种伪装什么的,当然很敏感,也很熟悉,只要冷静下来,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因此,路昂就知道面前的这位贾先生戒心很重,根本就不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脑子。
  这个大魔王对他路昂的亲热,也都是假象而已。
  王乐就当不曾发觉一般,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向路昂说道:“路兄,那不勒斯我不熟悉,接下来就要靠你来提供消息,这样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从而更利于任务的圆满完成。”
  路昂想都没想,很干脆的点头道:“这是自然,在贾兄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上一些渠道,大概明天上午之前,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只见王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已经前后耽搁很久,我们要尽快抓住孙江才是,不然的话,迟则生变!”
  顿了顿,王乐的口气一变,寒声问道:“莫里蒂家族在那不勒斯的势力如何?”
  “额!”路昂心中一颤,站在旁边的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夜间就能把天蝎这个顶尖杀手组织给灭门,就知道其人的恐怖。
  一想到这些,路昂的内心深处,颤栗与恐惧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当下,路昂能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对莫里蒂家族动了杀心!
  “莫里蒂家族要重蹈天蝎的覆辙了。”路昂仿佛已经看到莫里蒂家族的覆灭,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心思念转间,路昂压下内里的恐惧,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看向王乐回答道:“莫里蒂家族起源于西西里岛,将近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控制着那不勒斯地区,势力庞大。”
  顿了顿,路昂继续说道:“那五位牺牲的同事所进入的那不勒斯西郊,正是莫里蒂家族的大本营,如今我们所站的地方,也属于西郊范围之内。”
  末了,路昂又补充一句道:“如今他们的家主是现年四十岁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自从接位之后,不再只是蹲守于那不勒斯固有的势力地区,而是积极开展跨国合作,赚取大量资金,然后向其他家族宣战,目前连战连胜,就在上个月,刚将那不勒斯南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击败,使得莫里蒂家族势力得到更一步扩张···”
  就这样,王乐听完路昂对莫里蒂家族的介绍后,陷入到沉思当中。
  过了三四分钟后,王乐才开口问道:“开展跨国合作,那么莫里蒂家族和米国那边的黑手党联系紧密吗?”
  就见路昂嗯了声,答道:“当然会有,莫里蒂家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这当中不少家族成员与下属去了米国,开拓自己的势力疆土,成立大大小小的家族,一向以来都有联系,这也使得莫里蒂家族最主要的业务输出对象就是米国。”
  这时只见王乐呵呵一笑,道:“高中时我看过的原著,这里面就是描述黑手党科莱昂家族的成长史,看样子,还挺写实的。”
  路昂看了眼王乐,带着一丝讶异,说道:“没想到贾先生也是位文艺青年嘛。”
  “怎嘛,路兄以为在下只会杀人,不懂得生活的趣味吗?”王乐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额!”路昂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询问道:“贾兄提到米国,你的意思是?”
  随即就见王乐沉声回道:“没错,在出发前,上面已经告诉我,孙江叛逃有米国的影子,不然的话,相信以那五位同事的能力和手段,就凭莫里蒂家族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留得住他们。”
  路昂陷入若有所思当中,然后点头同意道:“贾兄说的没错,能常年到国外执行任务的同事,都定是一时之选,就算不敌无法完成任务,但从莫里蒂家族手里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旋即,俩人都没继续讨论说下去,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推测而已,只有得到确定的消息才能证实这些。
  半晌后,路昂收回看向远处苏威尔火山的视线,侧头笑着对王乐说道:“贾兄,时间已经不晚了,咱们上车先回住的地方吧!”
  只见王乐也没看向路昂,继续眺望着深夜中,那不勒斯海湾对面的苏威尔火山,然后淡淡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路兄自己回吧,希望明天的这个晚上,我可以为那五位同事报仇。”
  路昂身子一顿,他知道这是对方给出期限了。
  “贾兄,我尽力。”路昂郑重承诺道。
  这时王乐嗯了声,接着笑了笑,口气一改,很是轻松的说道:“在下听人说过,这里的日出很漂亮,到时候把莫里蒂家族的人都带到这儿陪我看日出,想必感觉很不错。”
  路昂:“······”
  “神经病!变态!”
  路昂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在心中骂完后掉头就走,开着车子消失在黑夜尽头···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显然,战局已经持续了有一会了,刚刚归来的金泰妍和李准奕也迅速被卷入战团,大家都互相打了起来。一时间。空气飘飘洒洒的都是雪花,人影在其中穿梭,只能凭借潜意识去辨识谁是谁,连敌人的脸都还来不及看,雪团就有随时朝脸部袭来的可能。

书籍详情

无女主柯南同人文

风中草莓

现代言情已完结2.18万

塞西利奥·莫里蒂。。。。路昂一想到搂着自己地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即使和自己是同一战壕的,他也是吓得够呛,整个人的身体很僵硬,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温度,就跟石头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这次又能和路兄并肩作战,贾某人荣幸之至,当真是有缘分的很呐!”王大少一边笑着,一边感慨说道。
  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潜伏人员,路昂很快就从震惊和恐惧当中回过神来。
  “能和贾兄并肩作战,也是路某人的幸运,相信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为那五位光荣牺牲的同事报仇雪恨。”
  路昂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魔手,一边充满信心的说道,同时不自觉的拉开与王乐间的距离。
  这一切,路昂做得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他娘的,当老子是瞎子傻蛋呢,带了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以为老子不知道?”路昂多看了两眼王乐略显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中无语的想道。
  毕竟他是行走在无间道里的精英分子,对这种伪装什么的,当然很敏感,也很熟悉,只要冷静下来,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因此,路昂就知道面前的这位贾先生戒心很重,根本就不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脑子。
  这个大魔王对他路昂的亲热,也都是假象而已。
  王乐就当不曾发觉一般,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向路昂说道:“路兄,那不勒斯我不熟悉,接下来就要靠你来提供消息,这样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从而更利于任务的圆满完成。”
  路昂想都没想,很干脆的点头道:“这是自然,在贾兄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上一些渠道,大概明天上午之前,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只见王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已经前后耽搁很久,我们要尽快抓住孙江才是,不然的话,迟则生变!”
  顿了顿,王乐的口气一变,寒声问道:“莫里蒂家族在那不勒斯的势力如何?”
  “额!”路昂心中一颤,站在旁边的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夜间就能把天蝎这个顶尖杀手组织给灭门,就知道其人的恐怖。
  一想到这些,路昂的内心深处,颤栗与恐惧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当下,路昂能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对莫里蒂家族动了杀心!
  “莫里蒂家族要重蹈天蝎的覆辙了。”路昂仿佛已经看到莫里蒂家族的覆灭,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心思念转间,路昂压下内里的恐惧,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看向王乐回答道:“莫里蒂家族起源于西西里岛,将近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控制着那不勒斯地区,势力庞大。”
  顿了顿,路昂继续说道:“那五位牺牲的同事所进入的那不勒斯西郊,正是莫里蒂家族的大本营,如今我们所站的地方,也属于西郊范围之内。”
  末了,路昂又补充一句道:“如今他们的家主是现年四十岁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自从接位之后,不再只是蹲守于那不勒斯固有的势力地区,而是积极开展跨国合作,赚取大量资金,然后向其他家族宣战,目前连战连胜,就在上个月,刚将那不勒斯南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击败,使得莫里蒂家族势力得到更一步扩张···”
  就这样,王乐听完路昂对莫里蒂家族的介绍后,陷入到沉思当中。
  过了三四分钟后,王乐才开口问道:“开展跨国合作,那么莫里蒂家族和米国那边的黑手党联系紧密吗?”
  就见路昂嗯了声,答道:“当然会有,莫里蒂家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这当中不少家族成员与下属去了米国,开拓自己的势力疆土,成立大大小小的家族,一向以来都有联系,这也使得莫里蒂家族最主要的业务输出对象就是米国。”
  这时只见王乐呵呵一笑,道:“高中时我看过的原著,这里面就是描述黑手党科莱昂家族的成长史,看样子,还挺写实的。”
  路昂看了眼王乐,带着一丝讶异,说道:“没想到贾先生也是位文艺青年嘛。”
  “怎嘛,路兄以为在下只会杀人,不懂得生活的趣味吗?”王乐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额!”路昂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询问道:“贾兄提到米国,你的意思是?”
  随即就见王乐沉声回道:“没错,在出发前,上面已经告诉我,孙江叛逃有米国的影子,不然的话,相信以那五位同事的能力和手段,就凭莫里蒂家族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留得住他们。”
  路昂陷入若有所思当中,然后点头同意道:“贾兄说的没错,能常年到国外执行任务的同事,都定是一时之选,就算不敌无法完成任务,但从莫里蒂家族手里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旋即,俩人都没继续讨论说下去,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推测而已,只有得到确定的消息才能证实这些。
  半晌后,路昂收回看向远处苏威尔火山的视线,侧头笑着对王乐说道:“贾兄,时间已经不晚了,咱们上车先回住的地方吧!”
  只见王乐也没看向路昂,继续眺望着深夜中,那不勒斯海湾对面的苏威尔火山,然后淡淡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路兄自己回吧,希望明天的这个晚上,我可以为那五位同事报仇。”
  路昂身子一顿,他知道这是对方给出期限了。
  “贾兄,我尽力。”路昂郑重承诺道。
  这时王乐嗯了声,接着笑了笑,口气一改,很是轻松的说道:“在下听人说过,这里的日出很漂亮,到时候把莫里蒂家族的人都带到这儿陪我看日出,想必感觉很不错。”
  路昂:“······”
  “神经病!变态!”
  路昂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在心中骂完后掉头就走,开着车子消失在黑夜尽头···“是,经理。”朱虹娇惊吓的立刻挺直腰身,不过在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后,立刻又低头贴回桌面。“听说那男的是段副总读书时候的好朋友,半个月前应征段副总的助理获得入取,可是却因为车祸受伤延迟报到,所以我不知道他到底算不算是公司的人。”塞西利奥·莫里蒂。。。。路昂一想到搂着自己地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即使和自己是同一战壕的,他也是吓得够呛,整个人的身体很僵硬,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温度,就跟石头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这次又能和路兄并肩作战,贾某人荣幸之至,当真是有缘分的很呐!”王大少一边笑着,一边感慨说道。
  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潜伏人员,路昂很快就从震惊和恐惧当中回过神来。
  “能和贾兄并肩作战,也是路某人的幸运,相信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为那五位光荣牺牲的同事报仇雪恨。”
  路昂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魔手,一边充满信心的说道,同时不自觉的拉开与王乐间的距离。
  这一切,路昂做得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他娘的,当老子是瞎子傻蛋呢,带了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以为老子不知道?”路昂多看了两眼王乐略显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中无语的想道。
  毕竟他是行走在无间道里的精英分子,对这种伪装什么的,当然很敏感,也很熟悉,只要冷静下来,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因此,路昂就知道面前的这位贾先生戒心很重,根本就不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脑子。
  这个大魔王对他路昂的亲热,也都是假象而已。
  王乐就当不曾发觉一般,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向路昂说道:“路兄,那不勒斯我不熟悉,接下来就要靠你来提供消息,这样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从而更利于任务的圆满完成。”
  路昂想都没想,很干脆的点头道:“这是自然,在贾兄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上一些渠道,大概明天上午之前,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只见王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已经前后耽搁很久,我们要尽快抓住孙江才是,不然的话,迟则生变!”
  顿了顿,王乐的口气一变,寒声问道:“莫里蒂家族在那不勒斯的势力如何?”
  “额!”路昂心中一颤,站在旁边的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夜间就能把天蝎这个顶尖杀手组织给灭门,就知道其人的恐怖。
  一想到这些,路昂的内心深处,颤栗与恐惧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当下,路昂能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对莫里蒂家族动了杀心!
  “莫里蒂家族要重蹈天蝎的覆辙了。”路昂仿佛已经看到莫里蒂家族的覆灭,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心思念转间,路昂压下内里的恐惧,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看向王乐回答道:“莫里蒂家族起源于西西里岛,将近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控制着那不勒斯地区,势力庞大。”
  顿了顿,路昂继续说道:“那五位牺牲的同事所进入的那不勒斯西郊,正是莫里蒂家族的大本营,如今我们所站的地方,也属于西郊范围之内。”
  末了,路昂又补充一句道:“如今他们的家主是现年四十岁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自从接位之后,不再只是蹲守于那不勒斯固有的势力地区,而是积极开展跨国合作,赚取大量资金,然后向其他家族宣战,目前连战连胜,就在上个月,刚将那不勒斯南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击败,使得莫里蒂家族势力得到更一步扩张···”
  就这样,王乐听完路昂对莫里蒂家族的介绍后,陷入到沉思当中。
  过了三四分钟后,王乐才开口问道:“开展跨国合作,那么莫里蒂家族和米国那边的黑手党联系紧密吗?”
  就见路昂嗯了声,答道:“当然会有,莫里蒂家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这当中不少家族成员与下属去了米国,开拓自己的势力疆土,成立大大小小的家族,一向以来都有联系,这也使得莫里蒂家族最主要的业务输出对象就是米国。”
  这时只见王乐呵呵一笑,道:“高中时我看过的原著,这里面就是描述黑手党科莱昂家族的成长史,看样子,还挺写实的。”
  路昂看了眼王乐,带着一丝讶异,说道:“没想到贾先生也是位文艺青年嘛。”
  “怎嘛,路兄以为在下只会杀人,不懂得生活的趣味吗?”王乐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额!”路昂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询问道:“贾兄提到米国,你的意思是?”
  随即就见王乐沉声回道:“没错,在出发前,上面已经告诉我,孙江叛逃有米国的影子,不然的话,相信以那五位同事的能力和手段,就凭莫里蒂家族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留得住他们。”
  路昂陷入若有所思当中,然后点头同意道:“贾兄说的没错,能常年到国外执行任务的同事,都定是一时之选,就算不敌无法完成任务,但从莫里蒂家族手里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旋即,俩人都没继续讨论说下去,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推测而已,只有得到确定的消息才能证实这些。
  半晌后,路昂收回看向远处苏威尔火山的视线,侧头笑着对王乐说道:“贾兄,时间已经不晚了,咱们上车先回住的地方吧!”
  只见王乐也没看向路昂,继续眺望着深夜中,那不勒斯海湾对面的苏威尔火山,然后淡淡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路兄自己回吧,希望明天的这个晚上,我可以为那五位同事报仇。”
  路昂身子一顿,他知道这是对方给出期限了。
  “贾兄,我尽力。”路昂郑重承诺道。
  这时王乐嗯了声,接着笑了笑,口气一改,很是轻松的说道:“在下听人说过,这里的日出很漂亮,到时候把莫里蒂家族的人都带到这儿陪我看日出,想必感觉很不错。”
  路昂:“······”
  “神经病!变态!”
  路昂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在心中骂完后掉头就走,开着车子消失在黑夜尽头···“我是属兔的,年纪比你们稍微大一些,要不这样吧,你们就都叫我一声吧。”女生想了想道,说着还颇有深意地看了李若乾一眼,“Aris也来吧,听说韩国男生和女生叫的发音是不一样的,我想听一下。”

书籍详情

gl女主黑化病娇文

七星肥熊

古代言情已完结70.35万

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怎么……啊!」猛然发现,那生涩的动作,竟像是下流的勾引,程暖晴的脸轰地火红,连忙起身。「王爷……不是……你别误会……」塞西利奥·莫里蒂。。。。路昂一想到搂着自己地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即使和自己是同一战壕的,他也是吓得够呛,整个人的身体很僵硬,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温度,就跟石头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这次又能和路兄并肩作战,贾某人荣幸之至,当真是有缘分的很呐!”王大少一边笑着,一边感慨说道。
  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潜伏人员,路昂很快就从震惊和恐惧当中回过神来。
  “能和贾兄并肩作战,也是路某人的幸运,相信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为那五位光荣牺牲的同事报仇雪恨。”
  路昂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魔手,一边充满信心的说道,同时不自觉的拉开与王乐间的距离。
  这一切,路昂做得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他娘的,当老子是瞎子傻蛋呢,带了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以为老子不知道?”路昂多看了两眼王乐略显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中无语的想道。
  毕竟他是行走在无间道里的精英分子,对这种伪装什么的,当然很敏感,也很熟悉,只要冷静下来,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因此,路昂就知道面前的这位贾先生戒心很重,根本就不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脑子。
  这个大魔王对他路昂的亲热,也都是假象而已。
  王乐就当不曾发觉一般,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向路昂说道:“路兄,那不勒斯我不熟悉,接下来就要靠你来提供消息,这样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从而更利于任务的圆满完成。”
  路昂想都没想,很干脆的点头道:“这是自然,在贾兄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上一些渠道,大概明天上午之前,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只见王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已经前后耽搁很久,我们要尽快抓住孙江才是,不然的话,迟则生变!”
  顿了顿,王乐的口气一变,寒声问道:“莫里蒂家族在那不勒斯的势力如何?”
  “额!”路昂心中一颤,站在旁边的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夜间就能把天蝎这个顶尖杀手组织给灭门,就知道其人的恐怖。
  一想到这些,路昂的内心深处,颤栗与恐惧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当下,路昂能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对莫里蒂家族动了杀心!
  “莫里蒂家族要重蹈天蝎的覆辙了。”路昂仿佛已经看到莫里蒂家族的覆灭,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心思念转间,路昂压下内里的恐惧,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看向王乐回答道:“莫里蒂家族起源于西西里岛,将近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控制着那不勒斯地区,势力庞大。”
  顿了顿,路昂继续说道:“那五位牺牲的同事所进入的那不勒斯西郊,正是莫里蒂家族的大本营,如今我们所站的地方,也属于西郊范围之内。”
  末了,路昂又补充一句道:“如今他们的家主是现年四十岁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自从接位之后,不再只是蹲守于那不勒斯固有的势力地区,而是积极开展跨国合作,赚取大量资金,然后向其他家族宣战,目前连战连胜,就在上个月,刚将那不勒斯南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击败,使得莫里蒂家族势力得到更一步扩张···”
  就这样,王乐听完路昂对莫里蒂家族的介绍后,陷入到沉思当中。
  过了三四分钟后,王乐才开口问道:“开展跨国合作,那么莫里蒂家族和米国那边的黑手党联系紧密吗?”
  就见路昂嗯了声,答道:“当然会有,莫里蒂家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这当中不少家族成员与下属去了米国,开拓自己的势力疆土,成立大大小小的家族,一向以来都有联系,这也使得莫里蒂家族最主要的业务输出对象就是米国。”
  这时只见王乐呵呵一笑,道:“高中时我看过的原著,这里面就是描述黑手党科莱昂家族的成长史,看样子,还挺写实的。”
  路昂看了眼王乐,带着一丝讶异,说道:“没想到贾先生也是位文艺青年嘛。”
  “怎嘛,路兄以为在下只会杀人,不懂得生活的趣味吗?”王乐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额!”路昂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询问道:“贾兄提到米国,你的意思是?”
  随即就见王乐沉声回道:“没错,在出发前,上面已经告诉我,孙江叛逃有米国的影子,不然的话,相信以那五位同事的能力和手段,就凭莫里蒂家族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留得住他们。”
  路昂陷入若有所思当中,然后点头同意道:“贾兄说的没错,能常年到国外执行任务的同事,都定是一时之选,就算不敌无法完成任务,但从莫里蒂家族手里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旋即,俩人都没继续讨论说下去,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推测而已,只有得到确定的消息才能证实这些。
  半晌后,路昂收回看向远处苏威尔火山的视线,侧头笑着对王乐说道:“贾兄,时间已经不晚了,咱们上车先回住的地方吧!”
  只见王乐也没看向路昂,继续眺望着深夜中,那不勒斯海湾对面的苏威尔火山,然后淡淡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路兄自己回吧,希望明天的这个晚上,我可以为那五位同事报仇。”
  路昂身子一顿,他知道这是对方给出期限了。
  “贾兄,我尽力。”路昂郑重承诺道。
  这时王乐嗯了声,接着笑了笑,口气一改,很是轻松的说道:“在下听人说过,这里的日出很漂亮,到时候把莫里蒂家族的人都带到这儿陪我看日出,想必感觉很不错。”
  路昂:“······”
  “神经病!变态!”
  路昂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在心中骂完后掉头就走,开着车子消失在黑夜尽头···郯庄,在郯肇亭的经营管理下,多元化的发展,饭馆、酒楼、客栈、船运、镖局、米粮商行、布庄等,是以。郯庄不只有京城第一庄的美誉,还博得全国第一庄的美称。尤其这阵子郯肇亭即将迎娶未婚妻袭黧一事,不知让多少闺女千金伤心欲绝,也成了大伙津津乐道的话题。

书籍详情
  • 女主地黄泉

    海贼小说女主大全

    藉探孙之名,他夜宿王府。再见韩似水,风姿绰约却又灵性未失,叫他既惊且喜,色自心中起,恶从胆边生。是夜,他遁入韩似水房间,要求合欢;韩似水自是不从,他便扬言,要将冷玦带离她身边。小伙子,我知道你现在火气很大,也许听不进去我现在说的东西。但是我还是想要告诉你,我们中国功夫,讲究刚柔并济,内外兼修,武者在将要比武的时候,都会保持着最平和的心态,这样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潜能。而且如果不是用于战场厮杀,我们的功夫还是给对方留有一丝余地的,这和我们儒家文化中的“仁”是相辅相成的。我知道你学习的是战场上杀人的本事,恐怕在这种切磋比武中比不上我们的中国功夫,我怕你会不服。不如这样,我们就当这次比试是一次生死搏杀,不要留有余地,发挥出你最大的实力,你看怎么样?”两人站好后,李连杰首先心平气和道。才有了现在的结果不花钱拿到了一套房子,还可以挣钱。这是李准奕第一次切身感觉到:艺人挣钱说艰难很艰难,想象一下,在李准奕出道前期,和公司第一年收益如此艰难。就算没有尹英俊的赌博,和公司也没有太多的钱可以挥霍;同时。艺人挣钱说简单也十分简单。尹英俊只是转手了李准奕半年的合约,就挣了一大笔,还有今天接踵而至的广告,也是如此。一切的一切。只是取决于那虚无缥缈的人气而已。“不是突然,而是我昨天之前就已经决定,以后准备三餐的工作还是由我来负责,谁知道却发生昨天早上的事,现在我不能闻油烟味,只能做简单的早餐,分摊这么一点事了。”她叹。

    古代言情 南境筱
  • {}随机书名

    女主励志成长小说

    塞西利奥·莫里蒂。。。。路昂一想到搂着自己地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即使和自己是同一战壕的,他也是吓得够呛,整个人的身体很僵硬,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温度,就跟石头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这次又能和路兄并肩作战,贾某人荣幸之至,当真是有缘分的很呐!”王大少一边笑着,一边感慨说道。
      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潜伏人员,路昂很快就从震惊和恐惧当中回过神来。
      “能和贾兄并肩作战,也是路某人的幸运,相信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为那五位光荣牺牲的同事报仇雪恨。”
      路昂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魔手,一边充满信心的说道,同时不自觉的拉开与王乐间的距离。
      这一切,路昂做得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他娘的,当老子是瞎子傻蛋呢,带了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以为老子不知道?”路昂多看了两眼王乐略显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中无语的想道。
      毕竟他是行走在无间道里的精英分子,对这种伪装什么的,当然很敏感,也很熟悉,只要冷静下来,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因此,路昂就知道面前的这位贾先生戒心很重,根本就不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脑子。
      这个大魔王对他路昂的亲热,也都是假象而已。
      王乐就当不曾发觉一般,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向路昂说道:“路兄,那不勒斯我不熟悉,接下来就要靠你来提供消息,这样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从而更利于任务的圆满完成。”
      路昂想都没想,很干脆的点头道:“这是自然,在贾兄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上一些渠道,大概明天上午之前,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只见王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已经前后耽搁很久,我们要尽快抓住孙江才是,不然的话,迟则生变!”
      顿了顿,王乐的口气一变,寒声问道:“莫里蒂家族在那不勒斯的势力如何?”
      “额!”路昂心中一颤,站在旁边的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夜间就能把天蝎这个顶尖杀手组织给灭门,就知道其人的恐怖。
      一想到这些,路昂的内心深处,颤栗与恐惧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当下,路昂能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对莫里蒂家族动了杀心!
      “莫里蒂家族要重蹈天蝎的覆辙了。”路昂仿佛已经看到莫里蒂家族的覆灭,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心思念转间,路昂压下内里的恐惧,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看向王乐回答道:“莫里蒂家族起源于西西里岛,将近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控制着那不勒斯地区,势力庞大。”
      顿了顿,路昂继续说道:“那五位牺牲的同事所进入的那不勒斯西郊,正是莫里蒂家族的大本营,如今我们所站的地方,也属于西郊范围之内。”
      末了,路昂又补充一句道:“如今他们的家主是现年四十岁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自从接位之后,不再只是蹲守于那不勒斯固有的势力地区,而是积极开展跨国合作,赚取大量资金,然后向其他家族宣战,目前连战连胜,就在上个月,刚将那不勒斯南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击败,使得莫里蒂家族势力得到更一步扩张···”
      就这样,王乐听完路昂对莫里蒂家族的介绍后,陷入到沉思当中。
      过了三四分钟后,王乐才开口问道:“开展跨国合作,那么莫里蒂家族和米国那边的黑手党联系紧密吗?”
      就见路昂嗯了声,答道:“当然会有,莫里蒂家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这当中不少家族成员与下属去了米国,开拓自己的势力疆土,成立大大小小的家族,一向以来都有联系,这也使得莫里蒂家族最主要的业务输出对象就是米国。”
      这时只见王乐呵呵一笑,道:“高中时我看过的原著,这里面就是描述黑手党科莱昂家族的成长史,看样子,还挺写实的。”
      路昂看了眼王乐,带着一丝讶异,说道:“没想到贾先生也是位文艺青年嘛。”
      “怎嘛,路兄以为在下只会杀人,不懂得生活的趣味吗?”王乐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额!”路昂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询问道:“贾兄提到米国,你的意思是?”
      随即就见王乐沉声回道:“没错,在出发前,上面已经告诉我,孙江叛逃有米国的影子,不然的话,相信以那五位同事的能力和手段,就凭莫里蒂家族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留得住他们。”
      路昂陷入若有所思当中,然后点头同意道:“贾兄说的没错,能常年到国外执行任务的同事,都定是一时之选,就算不敌无法完成任务,但从莫里蒂家族手里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旋即,俩人都没继续讨论说下去,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推测而已,只有得到确定的消息才能证实这些。
      半晌后,路昂收回看向远处苏威尔火山的视线,侧头笑着对王乐说道:“贾兄,时间已经不晚了,咱们上车先回住的地方吧!”
      只见王乐也没看向路昂,继续眺望着深夜中,那不勒斯海湾对面的苏威尔火山,然后淡淡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路兄自己回吧,希望明天的这个晚上,我可以为那五位同事报仇。”
      路昂身子一顿,他知道这是对方给出期限了。
      “贾兄,我尽力。”路昂郑重承诺道。
      这时王乐嗯了声,接着笑了笑,口气一改,很是轻松的说道:“在下听人说过,这里的日出很漂亮,到时候把莫里蒂家族的人都带到这儿陪我看日出,想必感觉很不错。”
      路昂:“······”
      “神经病!变态!”
      路昂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在心中骂完后掉头就走,开着车子消失在黑夜尽头···“到大结局不是还有好几周嘛林允儿皱了皱小琼鼻,不过很快就释然了,“不过看电视,本来就是要有悬念才好看的,嘿嘿。准奕哥。这次电视剧拍得真的好好啊,剧情也好看,音乐也超级超级好听,“0抛,我好喜欢。他用双臂箝制她挣扎的身子,并加深彼此的吻,让她无法喊叫求救。在昏暗的屋中,他虽然没法子看清她的长相,可是却能在心中清晰勾勒出她迷人的模样。他理智全失,原始的兽性已经完全被触发了。

    古代言情 顾奈
  • 苏琰 女主小说

    快穿之颤抖吧 女主

    这个年末,有颁奖典礼的喜悦,也有许多琐碎的小事,甚至连林夕远这个经纪人都觉得他快要被折磨到挂点了。所以林夕远只是祈祷,自己关于尹英俊的猜测全部都是错误的。在这混乱之中,还有一件烦心事,金振贤复职了。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可叆摇摇头。“我知道你工作很忙,也可以体谅你食言,但是让我感觉到伤心的是,在给了我希望又将我推向失望后,你从来不曾对我说过一句对不起,总是用著理所当然的态度来面对我,从没想过我的心情。”

    现代言情 苍穹无涯!
  • 剑灵小说女主

    男主大女主20岁的小说

    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塞西利奥·莫里蒂。。。。路昂一想到搂着自己地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即使和自己是同一战壕的,他也是吓得够呛,整个人的身体很僵硬,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温度,就跟石头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这次又能和路兄并肩作战,贾某人荣幸之至,当真是有缘分的很呐!”王大少一边笑着,一边感慨说道。
      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潜伏人员,路昂很快就从震惊和恐惧当中回过神来。
      “能和贾兄并肩作战,也是路某人的幸运,相信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为那五位光荣牺牲的同事报仇雪恨。”
      路昂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魔手,一边充满信心的说道,同时不自觉的拉开与王乐间的距离。
      这一切,路昂做得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他娘的,当老子是瞎子傻蛋呢,带了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以为老子不知道?”路昂多看了两眼王乐略显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中无语的想道。
      毕竟他是行走在无间道里的精英分子,对这种伪装什么的,当然很敏感,也很熟悉,只要冷静下来,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因此,路昂就知道面前的这位贾先生戒心很重,根本就不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脑子。
      这个大魔王对他路昂的亲热,也都是假象而已。
      王乐就当不曾发觉一般,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向路昂说道:“路兄,那不勒斯我不熟悉,接下来就要靠你来提供消息,这样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从而更利于任务的圆满完成。”
      路昂想都没想,很干脆的点头道:“这是自然,在贾兄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上一些渠道,大概明天上午之前,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只见王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已经前后耽搁很久,我们要尽快抓住孙江才是,不然的话,迟则生变!”
      顿了顿,王乐的口气一变,寒声问道:“莫里蒂家族在那不勒斯的势力如何?”
      “额!”路昂心中一颤,站在旁边的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夜间就能把天蝎这个顶尖杀手组织给灭门,就知道其人的恐怖。
      一想到这些,路昂的内心深处,颤栗与恐惧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当下,路昂能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对莫里蒂家族动了杀心!
      “莫里蒂家族要重蹈天蝎的覆辙了。”路昂仿佛已经看到莫里蒂家族的覆灭,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心思念转间,路昂压下内里的恐惧,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看向王乐回答道:“莫里蒂家族起源于西西里岛,将近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控制着那不勒斯地区,势力庞大。”
      顿了顿,路昂继续说道:“那五位牺牲的同事所进入的那不勒斯西郊,正是莫里蒂家族的大本营,如今我们所站的地方,也属于西郊范围之内。”
      末了,路昂又补充一句道:“如今他们的家主是现年四十岁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自从接位之后,不再只是蹲守于那不勒斯固有的势力地区,而是积极开展跨国合作,赚取大量资金,然后向其他家族宣战,目前连战连胜,就在上个月,刚将那不勒斯南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击败,使得莫里蒂家族势力得到更一步扩张···”
      就这样,王乐听完路昂对莫里蒂家族的介绍后,陷入到沉思当中。
      过了三四分钟后,王乐才开口问道:“开展跨国合作,那么莫里蒂家族和米国那边的黑手党联系紧密吗?”
      就见路昂嗯了声,答道:“当然会有,莫里蒂家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这当中不少家族成员与下属去了米国,开拓自己的势力疆土,成立大大小小的家族,一向以来都有联系,这也使得莫里蒂家族最主要的业务输出对象就是米国。”
      这时只见王乐呵呵一笑,道:“高中时我看过的原著,这里面就是描述黑手党科莱昂家族的成长史,看样子,还挺写实的。”
      路昂看了眼王乐,带着一丝讶异,说道:“没想到贾先生也是位文艺青年嘛。”
      “怎嘛,路兄以为在下只会杀人,不懂得生活的趣味吗?”王乐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额!”路昂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询问道:“贾兄提到米国,你的意思是?”
      随即就见王乐沉声回道:“没错,在出发前,上面已经告诉我,孙江叛逃有米国的影子,不然的话,相信以那五位同事的能力和手段,就凭莫里蒂家族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留得住他们。”
      路昂陷入若有所思当中,然后点头同意道:“贾兄说的没错,能常年到国外执行任务的同事,都定是一时之选,就算不敌无法完成任务,但从莫里蒂家族手里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旋即,俩人都没继续讨论说下去,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推测而已,只有得到确定的消息才能证实这些。
      半晌后,路昂收回看向远处苏威尔火山的视线,侧头笑着对王乐说道:“贾兄,时间已经不晚了,咱们上车先回住的地方吧!”
      只见王乐也没看向路昂,继续眺望着深夜中,那不勒斯海湾对面的苏威尔火山,然后淡淡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路兄自己回吧,希望明天的这个晚上,我可以为那五位同事报仇。”
      路昂身子一顿,他知道这是对方给出期限了。
      “贾兄,我尽力。”路昂郑重承诺道。
      这时王乐嗯了声,接着笑了笑,口气一改,很是轻松的说道:“在下听人说过,这里的日出很漂亮,到时候把莫里蒂家族的人都带到这儿陪我看日出,想必感觉很不错。”
      路昂:“······”
      “神经病!变态!”
      路昂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在心中骂完后掉头就走,开着车子消失在黑夜尽头···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

    现代言情 狮子韵
  • 雪中悍刀行女主是谁

    小说女主仇缘

    想当初他之所以会和她结婚,不也是为了这个原因吗?为了摆脱父亲给他的烦人压力,他连她这个路人甲都可以毫不犹豫的娶进门了,现在有了喜欢的人之后,有什么理由不结婚呢?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李准奕先拿出高压锅,花了十分钟,压了大骨头汤,作为一会的火锅汤底,然后开始折腾鸡汤的材料。虽然李准奕对于料理算不上擅长,但还是有几手的,基本是饿不死自己的。至于堡汤,有林轩这个高手在,李准奕只是照着方法把材料放进去而已,至于控制火候什么的,他就完全是一个外行了。还好,李准奕用高压锅纯,也不需要什么火候,就是最后味道上没有那么讲究罢了。不过在超市买的鸡,也不是纯种的土鸡,味道也没有那么追求完美。

    科幻空间 特别白
  • 末世女主难当147

    女尊男主青楼老板

    对于今年已经参加过两个颁奖典礼的李准奕来说,典礼的流程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在开场之后,先是十个本赏的颁发,结果和金唱片大同小异。李准奕、东方神起、申胜勋,盗加、神话等人都再次拿到了以歌谣大赏的本赏。"可偏偏就真的只有你才能让我如此丧失理智呀。"他迎着她莹莹美眸说道。自小接受的严苛训练早让他脱离感情用事的不成熟阶段,但一遇上她的事,他就是克制不了体内的冲动因子。“错觉,小猫,这是你的错觉。”这一次没有捂自己的脑袋,李若乾间接双手一起握住了金泰妍的小拳头,一脸真诚地看着她道:“你看,你的小手都红了,肯定很疼,所以还是不要乱动了,我会心疼的。”

    现代言情 莫失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