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正小说 豪门世家 女主绝情魅惑的小说
展开

女主畅销小说 魅骨 著

连载中 公众 VIP 玄幻异界

561.17万字

此同时工作人员也如期布置好了李若乾和少女们的临时录音间,并且李秀满把公司里最优秀的几个专辑制作人和俞永镇都从韩国派遣了过来,帮助他们制作专辑。由于时间有限,李若乾和少女们很快就开始了白天拍戏,晚上录音的忙碌生活。当然说忙碌,其实只是李若乾、郑秀妍和徐珠贤而已,其他少女白天还是很闲的,要么一觉睡到中午,要么打扮打扮出去瞎逛,要么打打球,聊聊天,下下棋,总之还是很滋润的。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
市面上的裸女写真如此泛滥,他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该看过猪走路吧!喔,不该说"没看过猪走路,好歹也该吃过猪肉",再说以他镶钻的傲人身价,绝对不乏主动上门的女人。
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
在谷澧錾笨拙的褪衣过程巾,始终背对着他的冷霜凝因伤口数度惨遭拉扯而疼痛不已,但她却紧咬牙根,不让丝毫痛楚逸出紧闭的双唇,以免让他有所顾忌而却步不前。塞西利奥·莫里蒂。。。。路昂一想到搂着自己地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即使和自己是同一战壕的,他也是吓得够呛,整个人的身体很僵硬,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温度,就跟石头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这次又能和路兄并肩作战,贾某人荣幸之至,当真是有缘分的很呐!”王大少一边笑着,一边感慨说道。
  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潜伏人员,路昂很快就从震惊和恐惧当中回过神来。
  “能和贾兄并肩作战,也是路某人的幸运,相信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为那五位光荣牺牲的同事报仇雪恨。”
  路昂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魔手,一边充满信心的说道,同时不自觉的拉开与王乐间的距离。
  这一切,路昂做得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他娘的,当老子是瞎子傻蛋呢,带了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以为老子不知道?”路昂多看了两眼王乐略显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中无语的想道。
  毕竟他是行走在无间道里的精英分子,对这种伪装什么的,当然很敏感,也很熟悉,只要冷静下来,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因此,路昂就知道面前的这位贾先生戒心很重,根本就不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脑子。
  这个大魔王对他路昂的亲热,也都是假象而已。
  王乐就当不曾发觉一般,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向路昂说道:“路兄,那不勒斯我不熟悉,接下来就要靠你来提供消息,这样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从而更利于任务的圆满完成。”
  路昂想都没想,很干脆的点头道:“这是自然,在贾兄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上一些渠道,大概明天上午之前,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只见王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已经前后耽搁很久,我们要尽快抓住孙江才是,不然的话,迟则生变!”
  顿了顿,王乐的口气一变,寒声问道:“莫里蒂家族在那不勒斯的势力如何?”
  “额!”路昂心中一颤,站在旁边的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夜间就能把天蝎这个顶尖杀手组织给灭门,就知道其人的恐怖。
  一想到这些,路昂的内心深处,颤栗与恐惧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当下,路昂能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对莫里蒂家族动了杀心!
  “莫里蒂家族要重蹈天蝎的覆辙了。”路昂仿佛已经看到莫里蒂家族的覆灭,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心思念转间,路昂压下内里的恐惧,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看向王乐回答道:“莫里蒂家族起源于西西里岛,将近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控制着那不勒斯地区,势力庞大。”
  顿了顿,路昂继续说道:“那五位牺牲的同事所进入的那不勒斯西郊,正是莫里蒂家族的大本营,如今我们所站的地方,也属于西郊范围之内。”
  末了,路昂又补充一句道:“如今他们的家主是现年四十岁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自从接位之后,不再只是蹲守于那不勒斯固有的势力地区,而是积极开展跨国合作,赚取大量资金,然后向其他家族宣战,目前连战连胜,就在上个月,刚将那不勒斯南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击败,使得莫里蒂家族势力得到更一步扩张···”
  就这样,王乐听完路昂对莫里蒂家族的介绍后,陷入到沉思当中。
  过了三四分钟后,王乐才开口问道:“开展跨国合作,那么莫里蒂家族和米国那边的黑手党联系紧密吗?”
  就见路昂嗯了声,答道:“当然会有,莫里蒂家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这当中不少家族成员与下属去了米国,开拓自己的势力疆土,成立大大小小的家族,一向以来都有联系,这也使得莫里蒂家族最主要的业务输出对象就是米国。”
  这时只见王乐呵呵一笑,道:“高中时我看过的原著,这里面就是描述黑手党科莱昂家族的成长史,看样子,还挺写实的。”
  路昂看了眼王乐,带着一丝讶异,说道:“没想到贾先生也是位文艺青年嘛。”
  “怎嘛,路兄以为在下只会杀人,不懂得生活的趣味吗?”王乐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额!”路昂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询问道:“贾兄提到米国,你的意思是?”
  随即就见王乐沉声回道:“没错,在出发前,上面已经告诉我,孙江叛逃有米国的影子,不然的话,相信以那五位同事的能力和手段,就凭莫里蒂家族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留得住他们。”
  路昂陷入若有所思当中,然后点头同意道:“贾兄说的没错,能常年到国外执行任务的同事,都定是一时之选,就算不敌无法完成任务,但从莫里蒂家族手里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旋即,俩人都没继续讨论说下去,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推测而已,只有得到确定的消息才能证实这些。
  半晌后,路昂收回看向远处苏威尔火山的视线,侧头笑着对王乐说道:“贾兄,时间已经不晚了,咱们上车先回住的地方吧!”
  只见王乐也没看向路昂,继续眺望着深夜中,那不勒斯海湾对面的苏威尔火山,然后淡淡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路兄自己回吧,希望明天的这个晚上,我可以为那五位同事报仇。”
  路昂身子一顿,他知道这是对方给出期限了。
  “贾兄,我尽力。”路昂郑重承诺道。
  这时王乐嗯了声,接着笑了笑,口气一改,很是轻松的说道:“在下听人说过,这里的日出很漂亮,到时候把莫里蒂家族的人都带到这儿陪我看日出,想必感觉很不错。”
  路昂:“······”
  “神经病!变态!”
  路昂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在心中骂完后掉头就走,开着车子消失在黑夜尽头···
塞西利奥·莫里蒂。。。。路昂一想到搂着自己地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即使和自己是同一战壕的,他也是吓得够呛,整个人的身体很僵硬,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温度,就跟石头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这次又能和路兄并肩作战,贾某人荣幸之至,当真是有缘分的很呐!”王大少一边笑着,一边感慨说道。
  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潜伏人员,路昂很快就从震惊和恐惧当中回过神来。
  “能和贾兄并肩作战,也是路某人的幸运,相信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为那五位光荣牺牲的同事报仇雪恨。”
  路昂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魔手,一边充满信心的说道,同时不自觉的拉开与王乐间的距离。
  这一切,路昂做得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他娘的,当老子是瞎子傻蛋呢,带了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以为老子不知道?”路昂多看了两眼王乐略显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中无语的想道。
  毕竟他是行走在无间道里的精英分子,对这种伪装什么的,当然很敏感,也很熟悉,只要冷静下来,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因此,路昂就知道面前的这位贾先生戒心很重,根本就不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脑子。
  这个大魔王对他路昂的亲热,也都是假象而已。
  王乐就当不曾发觉一般,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向路昂说道:“路兄,那不勒斯我不熟悉,接下来就要靠你来提供消息,这样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从而更利于任务的圆满完成。”
  路昂想都没想,很干脆的点头道:“这是自然,在贾兄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上一些渠道,大概明天上午之前,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只见王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已经前后耽搁很久,我们要尽快抓住孙江才是,不然的话,迟则生变!”
  顿了顿,王乐的口气一变,寒声问道:“莫里蒂家族在那不勒斯的势力如何?”
  “额!”路昂心中一颤,站在旁边的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夜间就能把天蝎这个顶尖杀手组织给灭门,就知道其人的恐怖。
  一想到这些,路昂的内心深处,颤栗与恐惧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当下,路昂能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对莫里蒂家族动了杀心!
  “莫里蒂家族要重蹈天蝎的覆辙了。”路昂仿佛已经看到莫里蒂家族的覆灭,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心思念转间,路昂压下内里的恐惧,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看向王乐回答道:“莫里蒂家族起源于西西里岛,将近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控制着那不勒斯地区,势力庞大。”
  顿了顿,路昂继续说道:“那五位牺牲的同事所进入的那不勒斯西郊,正是莫里蒂家族的大本营,如今我们所站的地方,也属于西郊范围之内。”
  末了,路昂又补充一句道:“如今他们的家主是现年四十岁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自从接位之后,不再只是蹲守于那不勒斯固有的势力地区,而是积极开展跨国合作,赚取大量资金,然后向其他家族宣战,目前连战连胜,就在上个月,刚将那不勒斯南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击败,使得莫里蒂家族势力得到更一步扩张···”
  就这样,王乐听完路昂对莫里蒂家族的介绍后,陷入到沉思当中。
  过了三四分钟后,王乐才开口问道:“开展跨国合作,那么莫里蒂家族和米国那边的黑手党联系紧密吗?”
  就见路昂嗯了声,答道:“当然会有,莫里蒂家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这当中不少家族成员与下属去了米国,开拓自己的势力疆土,成立大大小小的家族,一向以来都有联系,这也使得莫里蒂家族最主要的业务输出对象就是米国。”
  这时只见王乐呵呵一笑,道:“高中时我看过的原著,这里面就是描述黑手党科莱昂家族的成长史,看样子,还挺写实的。”
  路昂看了眼王乐,带着一丝讶异,说道:“没想到贾先生也是位文艺青年嘛。”
  “怎嘛,路兄以为在下只会杀人,不懂得生活的趣味吗?”王乐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额!”路昂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询问道:“贾兄提到米国,你的意思是?”
  随即就见王乐沉声回道:“没错,在出发前,上面已经告诉我,孙江叛逃有米国的影子,不然的话,相信以那五位同事的能力和手段,就凭莫里蒂家族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留得住他们。”
  路昂陷入若有所思当中,然后点头同意道:“贾兄说的没错,能常年到国外执行任务的同事,都定是一时之选,就算不敌无法完成任务,但从莫里蒂家族手里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旋即,俩人都没继续讨论说下去,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推测而已,只有得到确定的消息才能证实这些。
  半晌后,路昂收回看向远处苏威尔火山的视线,侧头笑着对王乐说道:“贾兄,时间已经不晚了,咱们上车先回住的地方吧!”
  只见王乐也没看向路昂,继续眺望着深夜中,那不勒斯海湾对面的苏威尔火山,然后淡淡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路兄自己回吧,希望明天的这个晚上,我可以为那五位同事报仇。”
  路昂身子一顿,他知道这是对方给出期限了。
  “贾兄,我尽力。”路昂郑重承诺道。
  这时王乐嗯了声,接着笑了笑,口气一改,很是轻松的说道:“在下听人说过,这里的日出很漂亮,到时候把莫里蒂家族的人都带到这儿陪我看日出,想必感觉很不错。”
  路昂:“······”
  “神经病!变态!”
  路昂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在心中骂完后掉头就走,开着车子消失在黑夜尽头···“原来已经十一点了喽,那你们俩不饿吗?”段煜辰微笑问,“从昨天傍晚就关在房里直到现在,整整十八个小时没进食,又要做激烈运动,真是太了不起,要鼓掌。”说着,他当真鼓掌了几下,惹得一旁的张育情忍不住轻笑出声。
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这是一本小说,一本藉由萱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所杜撰出来的小说,它超脱现实,而且拥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九九的不可能性,但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谁说那百分之零点零零零零一是不是在这世界上的某一个小角落发生过?
塞西利奥·莫里蒂。。。。路昂一想到搂着自己地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即使和自己是同一战壕的,他也是吓得够呛,整个人的身体很僵硬,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温度,就跟石头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这次又能和路兄并肩作战,贾某人荣幸之至,当真是有缘分的很呐!”王大少一边笑着,一边感慨说道。
  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潜伏人员,路昂很快就从震惊和恐惧当中回过神来。
  “能和贾兄并肩作战,也是路某人的幸运,相信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为那五位光荣牺牲的同事报仇雪恨。”
  路昂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魔手,一边充满信心的说道,同时不自觉的拉开与王乐间的距离。
  这一切,路昂做得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他娘的,当老子是瞎子傻蛋呢,带了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以为老子不知道?”路昂多看了两眼王乐略显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中无语的想道。
  毕竟他是行走在无间道里的精英分子,对这种伪装什么的,当然很敏感,也很熟悉,只要冷静下来,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因此,路昂就知道面前的这位贾先生戒心很重,根本就不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脑子。
  这个大魔王对他路昂的亲热,也都是假象而已。
  王乐就当不曾发觉一般,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向路昂说道:“路兄,那不勒斯我不熟悉,接下来就要靠你来提供消息,这样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从而更利于任务的圆满完成。”
  路昂想都没想,很干脆的点头道:“这是自然,在贾兄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上一些渠道,大概明天上午之前,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只见王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已经前后耽搁很久,我们要尽快抓住孙江才是,不然的话,迟则生变!”
  顿了顿,王乐的口气一变,寒声问道:“莫里蒂家族在那不勒斯的势力如何?”
  “额!”路昂心中一颤,站在旁边的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夜间就能把天蝎这个顶尖杀手组织给灭门,就知道其人的恐怖。
  一想到这些,路昂的内心深处,颤栗与恐惧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当下,路昂能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对莫里蒂家族动了杀心!
  “莫里蒂家族要重蹈天蝎的覆辙了。”路昂仿佛已经看到莫里蒂家族的覆灭,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心思念转间,路昂压下内里的恐惧,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看向王乐回答道:“莫里蒂家族起源于西西里岛,将近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控制着那不勒斯地区,势力庞大。”
  顿了顿,路昂继续说道:“那五位牺牲的同事所进入的那不勒斯西郊,正是莫里蒂家族的大本营,如今我们所站的地方,也属于西郊范围之内。”
  末了,路昂又补充一句道:“如今他们的家主是现年四十岁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自从接位之后,不再只是蹲守于那不勒斯固有的势力地区,而是积极开展跨国合作,赚取大量资金,然后向其他家族宣战,目前连战连胜,就在上个月,刚将那不勒斯南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击败,使得莫里蒂家族势力得到更一步扩张···”
  就这样,王乐听完路昂对莫里蒂家族的介绍后,陷入到沉思当中。
  过了三四分钟后,王乐才开口问道:“开展跨国合作,那么莫里蒂家族和米国那边的黑手党联系紧密吗?”
  就见路昂嗯了声,答道:“当然会有,莫里蒂家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这当中不少家族成员与下属去了米国,开拓自己的势力疆土,成立大大小小的家族,一向以来都有联系,这也使得莫里蒂家族最主要的业务输出对象就是米国。”
  这时只见王乐呵呵一笑,道:“高中时我看过的原著,这里面就是描述黑手党科莱昂家族的成长史,看样子,还挺写实的。”
  路昂看了眼王乐,带着一丝讶异,说道:“没想到贾先生也是位文艺青年嘛。”
  “怎嘛,路兄以为在下只会杀人,不懂得生活的趣味吗?”王乐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额!”路昂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询问道:“贾兄提到米国,你的意思是?”
  随即就见王乐沉声回道:“没错,在出发前,上面已经告诉我,孙江叛逃有米国的影子,不然的话,相信以那五位同事的能力和手段,就凭莫里蒂家族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留得住他们。”
  路昂陷入若有所思当中,然后点头同意道:“贾兄说的没错,能常年到国外执行任务的同事,都定是一时之选,就算不敌无法完成任务,但从莫里蒂家族手里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旋即,俩人都没继续讨论说下去,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推测而已,只有得到确定的消息才能证实这些。
  半晌后,路昂收回看向远处苏威尔火山的视线,侧头笑着对王乐说道:“贾兄,时间已经不晚了,咱们上车先回住的地方吧!”
  只见王乐也没看向路昂,继续眺望着深夜中,那不勒斯海湾对面的苏威尔火山,然后淡淡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路兄自己回吧,希望明天的这个晚上,我可以为那五位同事报仇。”
  路昂身子一顿,他知道这是对方给出期限了。
  “贾兄,我尽力。”路昂郑重承诺道。
  这时王乐嗯了声,接着笑了笑,口气一改,很是轻松的说道:“在下听人说过,这里的日出很漂亮,到时候把莫里蒂家族的人都带到这儿陪我看日出,想必感觉很不错。”
  路昂:“······”
  “神经病!变态!”
  路昂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在心中骂完后掉头就走,开着车子消失在黑夜尽头···
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
……
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要做一个医生,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临危不乱的担当。事不关己则矣,关己则乱。每个人都可以这样,就是医生不能,否则你失去的不仅只是身为一个医生的资格,还有你所关心的人的生命。”郭义德对他施以机会教育。
看着她,阎明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虽然他很想劝她多少吃点东西比较好,但是她说吃不下的心情别人可以不了解,他却没有道理将它置若罔闻,所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觉得自己真的是无话可说。
保姆车到现在也没有影子,歌迷官网也不见计划,就更不用说李准奕的相关周边了。当然。这些都是其次,最重要的还是李准奕的二辑。但现在看来,林夕远和李准奕忙里忙外,可尹英俊却是不紧不慢。和“钱”有关的事,一切都开始脱离了轨道。林夕远突然想起来,上次李准奕开玩笑说的一的话“不会是英俊哥拿着钱逃跑了吧。”当时包括自己、李准奕和刘熙真在内的人都开心地笑了起来,只当是一个放松气氛的笑话。可现在,林夕远却不得不考虑这句话的现实性。
“上官痕聪明地不提她为何宁可住在这破旧的小屋里,也不愿主动和他联系。但不提,并不代表他会任由她住在这,该施加压力时,他也绝不会心软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路昂一想到搂着自己地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即使和自己是同一战壕的,他也是吓得够呛,整个人的身体很僵硬,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温度,就跟石头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这次又能和路兄并肩作战,贾某人荣幸之至,当真是有缘分的很呐!”王大少一边笑着,一边感慨说道。
  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潜伏人员,路昂很快就从震惊和恐惧当中回过神来。
  “能和贾兄并肩作战,也是路某人的幸运,相信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为那五位光荣牺牲的同事报仇雪恨。”
  路昂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魔手,一边充满信心的说道,同时不自觉的拉开与王乐间的距离。
  这一切,路昂做得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他娘的,当老子是瞎子傻蛋呢,带了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以为老子不知道?”路昂多看了两眼王乐略显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中无语的想道。
  毕竟他是行走在无间道里的精英分子,对这种伪装什么的,当然很敏感,也很熟悉,只要冷静下来,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因此,路昂就知道面前的这位贾先生戒心很重,根本就不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脑子。
  这个大魔王对他路昂的亲热,也都是假象而已。
  王乐就当不曾发觉一般,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向路昂说道:“路兄,那不勒斯我不熟悉,接下来就要靠你来提供消息,这样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从而更利于任务的圆满完成。”
  路昂想都没想,很干脆的点头道:“这是自然,在贾兄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上一些渠道,大概明天上午之前,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只见王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已经前后耽搁很久,我们要尽快抓住孙江才是,不然的话,迟则生变!”
  顿了顿,王乐的口气一变,寒声问道:“莫里蒂家族在那不勒斯的势力如何?”
  “额!”路昂心中一颤,站在旁边的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夜间就能把天蝎这个顶尖杀手组织给灭门,就知道其人的恐怖。
  一想到这些,路昂的内心深处,颤栗与恐惧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当下,路昂能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对莫里蒂家族动了杀心!
  “莫里蒂家族要重蹈天蝎的覆辙了。”路昂仿佛已经看到莫里蒂家族的覆灭,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心思念转间,路昂压下内里的恐惧,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看向王乐回答道:“莫里蒂家族起源于西西里岛,将近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控制着那不勒斯地区,势力庞大。”
  顿了顿,路昂继续说道:“那五位牺牲的同事所进入的那不勒斯西郊,正是莫里蒂家族的大本营,如今我们所站的地方,也属于西郊范围之内。”
  末了,路昂又补充一句道:“如今他们的家主是现年四十岁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自从接位之后,不再只是蹲守于那不勒斯固有的势力地区,而是积极开展跨国合作,赚取大量资金,然后向其他家族宣战,目前连战连胜,就在上个月,刚将那不勒斯南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击败,使得莫里蒂家族势力得到更一步扩张···”
  就这样,王乐听完路昂对莫里蒂家族的介绍后,陷入到沉思当中。
  过了三四分钟后,王乐才开口问道:“开展跨国合作,那么莫里蒂家族和米国那边的黑手党联系紧密吗?”
  就见路昂嗯了声,答道:“当然会有,莫里蒂家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这当中不少家族成员与下属去了米国,开拓自己的势力疆土,成立大大小小的家族,一向以来都有联系,这也使得莫里蒂家族最主要的业务输出对象就是米国。”
  这时只见王乐呵呵一笑,道:“高中时我看过的原著,这里面就是描述黑手党科莱昂家族的成长史,看样子,还挺写实的。”
  路昂看了眼王乐,带着一丝讶异,说道:“没想到贾先生也是位文艺青年嘛。”
  “怎嘛,路兄以为在下只会杀人,不懂得生活的趣味吗?”王乐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额!”路昂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询问道:“贾兄提到米国,你的意思是?”
  随即就见王乐沉声回道:“没错,在出发前,上面已经告诉我,孙江叛逃有米国的影子,不然的话,相信以那五位同事的能力和手段,就凭莫里蒂家族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留得住他们。”
  路昂陷入若有所思当中,然后点头同意道:“贾兄说的没错,能常年到国外执行任务的同事,都定是一时之选,就算不敌无法完成任务,但从莫里蒂家族手里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旋即,俩人都没继续讨论说下去,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推测而已,只有得到确定的消息才能证实这些。
  半晌后,路昂收回看向远处苏威尔火山的视线,侧头笑着对王乐说道:“贾兄,时间已经不晚了,咱们上车先回住的地方吧!”
  只见王乐也没看向路昂,继续眺望着深夜中,那不勒斯海湾对面的苏威尔火山,然后淡淡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路兄自己回吧,希望明天的这个晚上,我可以为那五位同事报仇。”
  路昂身子一顿,他知道这是对方给出期限了。
  “贾兄,我尽力。”路昂郑重承诺道。
  这时王乐嗯了声,接着笑了笑,口气一改,很是轻松的说道:“在下听人说过,这里的日出很漂亮,到时候把莫里蒂家族的人都带到这儿陪我看日出,想必感觉很不错。”
  路昂:“······”
  “神经病!变态!”
  路昂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在心中骂完后掉头就走,开着车子消失在黑夜尽头···
看着她,阎明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虽然他很想劝她多少吃点东西比较好,但是她说吃不下的心情别人可以不了解,他却没有道理将它置若罔闻,所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觉得自己真的是无话可说。塞西利奥·莫里蒂。。。。路昂一想到搂着自己地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即使和自己是同一战壕的,他也是吓得够呛,整个人的身体很僵硬,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温度,就跟石头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这次又能和路兄并肩作战,贾某人荣幸之至,当真是有缘分的很呐!”王大少一边笑着,一边感慨说道。
  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潜伏人员,路昂很快就从震惊和恐惧当中回过神来。
  “能和贾兄并肩作战,也是路某人的幸运,相信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为那五位光荣牺牲的同事报仇雪恨。”
  路昂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魔手,一边充满信心的说道,同时不自觉的拉开与王乐间的距离。
  这一切,路昂做得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他娘的,当老子是瞎子傻蛋呢,带了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以为老子不知道?”路昂多看了两眼王乐略显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中无语的想道。
  毕竟他是行走在无间道里的精英分子,对这种伪装什么的,当然很敏感,也很熟悉,只要冷静下来,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因此,路昂就知道面前的这位贾先生戒心很重,根本就不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脑子。
  这个大魔王对他路昂的亲热,也都是假象而已。
  王乐就当不曾发觉一般,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向路昂说道:“路兄,那不勒斯我不熟悉,接下来就要靠你来提供消息,这样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从而更利于任务的圆满完成。”
  路昂想都没想,很干脆的点头道:“这是自然,在贾兄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上一些渠道,大概明天上午之前,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只见王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已经前后耽搁很久,我们要尽快抓住孙江才是,不然的话,迟则生变!”
  顿了顿,王乐的口气一变,寒声问道:“莫里蒂家族在那不勒斯的势力如何?”
  “额!”路昂心中一颤,站在旁边的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夜间就能把天蝎这个顶尖杀手组织给灭门,就知道其人的恐怖。
  一想到这些,路昂的内心深处,颤栗与恐惧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当下,路昂能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对莫里蒂家族动了杀心!
  “莫里蒂家族要重蹈天蝎的覆辙了。”路昂仿佛已经看到莫里蒂家族的覆灭,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心思念转间,路昂压下内里的恐惧,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看向王乐回答道:“莫里蒂家族起源于西西里岛,将近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控制着那不勒斯地区,势力庞大。”
  顿了顿,路昂继续说道:“那五位牺牲的同事所进入的那不勒斯西郊,正是莫里蒂家族的大本营,如今我们所站的地方,也属于西郊范围之内。”
  末了,路昂又补充一句道:“如今他们的家主是现年四十岁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自从接位之后,不再只是蹲守于那不勒斯固有的势力地区,而是积极开展跨国合作,赚取大量资金,然后向其他家族宣战,目前连战连胜,就在上个月,刚将那不勒斯南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击败,使得莫里蒂家族势力得到更一步扩张···”
  就这样,王乐听完路昂对莫里蒂家族的介绍后,陷入到沉思当中。
  过了三四分钟后,王乐才开口问道:“开展跨国合作,那么莫里蒂家族和米国那边的黑手党联系紧密吗?”
  就见路昂嗯了声,答道:“当然会有,莫里蒂家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这当中不少家族成员与下属去了米国,开拓自己的势力疆土,成立大大小小的家族,一向以来都有联系,这也使得莫里蒂家族最主要的业务输出对象就是米国。”
  这时只见王乐呵呵一笑,道:“高中时我看过的原著,这里面就是描述黑手党科莱昂家族的成长史,看样子,还挺写实的。”
  路昂看了眼王乐,带着一丝讶异,说道:“没想到贾先生也是位文艺青年嘛。”
  “怎嘛,路兄以为在下只会杀人,不懂得生活的趣味吗?”王乐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额!”路昂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询问道:“贾兄提到米国,你的意思是?”
  随即就见王乐沉声回道:“没错,在出发前,上面已经告诉我,孙江叛逃有米国的影子,不然的话,相信以那五位同事的能力和手段,就凭莫里蒂家族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留得住他们。”
  路昂陷入若有所思当中,然后点头同意道:“贾兄说的没错,能常年到国外执行任务的同事,都定是一时之选,就算不敌无法完成任务,但从莫里蒂家族手里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旋即,俩人都没继续讨论说下去,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推测而已,只有得到确定的消息才能证实这些。
  半晌后,路昂收回看向远处苏威尔火山的视线,侧头笑着对王乐说道:“贾兄,时间已经不晚了,咱们上车先回住的地方吧!”
  只见王乐也没看向路昂,继续眺望着深夜中,那不勒斯海湾对面的苏威尔火山,然后淡淡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路兄自己回吧,希望明天的这个晚上,我可以为那五位同事报仇。”
  路昂身子一顿,他知道这是对方给出期限了。
  “贾兄,我尽力。”路昂郑重承诺道。
  这时王乐嗯了声,接着笑了笑,口气一改,很是轻松的说道:“在下听人说过,这里的日出很漂亮,到时候把莫里蒂家族的人都带到这儿陪我看日出,想必感觉很不错。”
  路昂:“······”
  “神经病!变态!”
  路昂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在心中骂完后掉头就走,开着车子消失在黑夜尽头···
光在脑袋里想像云柔依被凌虐致死,想像齐傲宇的痛不欲生,想像罪该万死的铁老大被齐傲宇折磨得不成人形,成婕就浑身充满快感,虽然……斜睨满脸淫秽的张成一眼。
「我早说过或许会有奇迹出现的,可大哥却怎么也不肯让我一试。」上官蓉喃喃自语,想起初见着她时对大哥所说的话,想不到还真是应验了。
【塞西利奥·莫里蒂。。。。路昂一想到搂着自己地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即使和自己是同一战壕的,他也是吓得够呛,整个人的身体很僵硬,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温度,就跟石头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这次又能和路兄并肩作战,贾某人荣幸之至,当真是有缘分的很呐!”王大少一边笑着,一边感慨说道。
  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潜伏人员,路昂很快就从震惊和恐惧当中回过神来。
  “能和贾兄并肩作战,也是路某人的幸运,相信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为那五位光荣牺牲的同事报仇雪恨。”
  路昂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魔手,一边充满信心的说道,同时不自觉的拉开与王乐间的距离。
  这一切,路昂做得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他娘的,当老子是瞎子傻蛋呢,带了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以为老子不知道?”路昂多看了两眼王乐略显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中无语的想道。
  毕竟他是行走在无间道里的精英分子,对这种伪装什么的,当然很敏感,也很熟悉,只要冷静下来,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因此,路昂就知道面前的这位贾先生戒心很重,根本就不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脑子。
  这个大魔王对他路昂的亲热,也都是假象而已。
  王乐就当不曾发觉一般,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向路昂说道:“路兄,那不勒斯我不熟悉,接下来就要靠你来提供消息,这样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从而更利于任务的圆满完成。”
  路昂想都没想,很干脆的点头道:“这是自然,在贾兄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上一些渠道,大概明天上午之前,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只见王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已经前后耽搁很久,我们要尽快抓住孙江才是,不然的话,迟则生变!”
  顿了顿,王乐的口气一变,寒声问道:“莫里蒂家族在那不勒斯的势力如何?”
  “额!”路昂心中一颤,站在旁边的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夜间就能把天蝎这个顶尖杀手组织给灭门,就知道其人的恐怖。
  一想到这些,路昂的内心深处,颤栗与恐惧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当下,路昂能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对莫里蒂家族动了杀心!
  “莫里蒂家族要重蹈天蝎的覆辙了。”路昂仿佛已经看到莫里蒂家族的覆灭,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心思念转间,路昂压下内里的恐惧,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看向王乐回答道:“莫里蒂家族起源于西西里岛,将近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控制着那不勒斯地区,势力庞大。”
  顿了顿,路昂继续说道:“那五位牺牲的同事所进入的那不勒斯西郊,正是莫里蒂家族的大本营,如今我们所站的地方,也属于西郊范围之内。”
  末了,路昂又补充一句道:“如今他们的家主是现年四十岁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自从接位之后,不再只是蹲守于那不勒斯固有的势力地区,而是积极开展跨国合作,赚取大量资金,然后向其他家族宣战,目前连战连胜,就在上个月,刚将那不勒斯南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击败,使得莫里蒂家族势力得到更一步扩张···”
  就这样,王乐听完路昂对莫里蒂家族的介绍后,陷入到沉思当中。
  过了三四分钟后,王乐才开口问道:“开展跨国合作,那么莫里蒂家族和米国那边的黑手党联系紧密吗?”
  就见路昂嗯了声,答道:“当然会有,莫里蒂家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这当中不少家族成员与下属去了米国,开拓自己的势力疆土,成立大大小小的家族,一向以来都有联系,这也使得莫里蒂家族最主要的业务输出对象就是米国。”
  这时只见王乐呵呵一笑,道:“高中时我看过的原著,这里面就是描述黑手党科莱昂家族的成长史,看样子,还挺写实的。”
  路昂看了眼王乐,带着一丝讶异,说道:“没想到贾先生也是位文艺青年嘛。”
  “怎嘛,路兄以为在下只会杀人,不懂得生活的趣味吗?”王乐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额!”路昂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询问道:“贾兄提到米国,你的意思是?”
  随即就见王乐沉声回道:“没错,在出发前,上面已经告诉我,孙江叛逃有米国的影子,不然的话,相信以那五位同事的能力和手段,就凭莫里蒂家族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留得住他们。”
  路昂陷入若有所思当中,然后点头同意道:“贾兄说的没错,能常年到国外执行任务的同事,都定是一时之选,就算不敌无法完成任务,但从莫里蒂家族手里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旋即,俩人都没继续讨论说下去,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推测而已,只有得到确定的消息才能证实这些。
  半晌后,路昂收回看向远处苏威尔火山的视线,侧头笑着对王乐说道:“贾兄,时间已经不晚了,咱们上车先回住的地方吧!”
  只见王乐也没看向路昂,继续眺望着深夜中,那不勒斯海湾对面的苏威尔火山,然后淡淡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路兄自己回吧,希望明天的这个晚上,我可以为那五位同事报仇。”
  路昂身子一顿,他知道这是对方给出期限了。
  “贾兄,我尽力。”路昂郑重承诺道。
  这时王乐嗯了声,接着笑了笑,口气一改,很是轻松的说道:“在下听人说过,这里的日出很漂亮,到时候把莫里蒂家族的人都带到这儿陪我看日出,想必感觉很不错。”
  路昂:“······”
  “神经病!变态!”
  路昂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在心中骂完后掉头就走,开着车子消失在黑夜尽头···】【不,她反而觉得很好笑,因为寇达一直在她身边胡闹,一下子对她动手动脚,一下子对她咬耳朵说悄悄话,一下子又和对方装熟,拚命赞扬她这个老婆有多优,害站在一旁的她既尴尬又觉得好笑。】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11字

0/279字

签约

红颜三千

  • 作品总数

    64

  • 累计字数

    461.69万

  • 创作天数

    201

其他作品

  • 全服第二女主是谁

     算了吧oppa——”郑秀妍同样担心地喊了一句,虽然她不知道李若乾和李连杰实力的差距,但是毕竟亲眼看到李若乾被李连杰击退,而且李连杰又盛名在外,所以难免对李若乾很担心。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世界名著老大徒伤悲】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罩子龙

    1327 迷妹值

  • 2

    彭宝菲

    103 迷妹值

  • 3

    锦夜

    74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公子无奇

    573,55 迷妹值

  • 2

    属龙语

    46,135 迷妹值

  • 3

    小兔不呆萌

    130 迷妹值

  • 机器人布里茨

    91

    乔麦

    59
  • 6

    把戏

    33
  • 7

    唐婉儿

    57
  • 8

    许启花

    53
  • 9

    南极蓝

    66
  • 10

    叶天工

    2

同类推荐

  • 近身特工 女主

    岁丰

    忙碌、充实的生活早已让她逐渐淡忘那不堪的一幕,可是谷澧錾的出现,让那被刻意忽略的记忆再次鲜明起来,令她感到恶心不已。一想到这儿,那令人作呕的感觉让冷霜凝立刻趴在马桶上吐了起来。将胃中的残食清空后,她仍不断干呕着,直到不堪折磨的胃不断抽搐,她才靠着马桶坐在地板上深呼吸。塞西利奥·莫里蒂。。。。路昂一想到搂着自己地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即使和自己是同一战壕的,他也是吓得够呛,整个人的身体很僵硬,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温度,就跟石头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这次又能和路兄并肩作战,贾某人荣幸之至,当真是有缘分的很呐!”王大少一边笑着,一边感慨说道。
      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潜伏人员,路昂很快就从震惊和恐惧当中回过神来。
      “能和贾兄并肩作战,也是路某人的幸运,相信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为那五位光荣牺牲的同事报仇雪恨。”
      路昂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魔手,一边充满信心的说道,同时不自觉的拉开与王乐间的距离。
      这一切,路昂做得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他娘的,当老子是瞎子傻蛋呢,带了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以为老子不知道?”路昂多看了两眼王乐略显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中无语的想道。
      毕竟他是行走在无间道里的精英分子,对这种伪装什么的,当然很敏感,也很熟悉,只要冷静下来,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因此,路昂就知道面前的这位贾先生戒心很重,根本就不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脑子。
      这个大魔王对他路昂的亲热,也都是假象而已。
      王乐就当不曾发觉一般,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向路昂说道:“路兄,那不勒斯我不熟悉,接下来就要靠你来提供消息,这样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从而更利于任务的圆满完成。”
      路昂想都没想,很干脆的点头道:“这是自然,在贾兄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上一些渠道,大概明天上午之前,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只见王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已经前后耽搁很久,我们要尽快抓住孙江才是,不然的话,迟则生变!”
      顿了顿,王乐的口气一变,寒声问道:“莫里蒂家族在那不勒斯的势力如何?”
      “额!”路昂心中一颤,站在旁边的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夜间就能把天蝎这个顶尖杀手组织给灭门,就知道其人的恐怖。
      一想到这些,路昂的内心深处,颤栗与恐惧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当下,路昂能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对莫里蒂家族动了杀心!
      “莫里蒂家族要重蹈天蝎的覆辙了。”路昂仿佛已经看到莫里蒂家族的覆灭,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心思念转间,路昂压下内里的恐惧,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看向王乐回答道:“莫里蒂家族起源于西西里岛,将近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控制着那不勒斯地区,势力庞大。”
      顿了顿,路昂继续说道:“那五位牺牲的同事所进入的那不勒斯西郊,正是莫里蒂家族的大本营,如今我们所站的地方,也属于西郊范围之内。”
      末了,路昂又补充一句道:“如今他们的家主是现年四十岁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自从接位之后,不再只是蹲守于那不勒斯固有的势力地区,而是积极开展跨国合作,赚取大量资金,然后向其他家族宣战,目前连战连胜,就在上个月,刚将那不勒斯南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击败,使得莫里蒂家族势力得到更一步扩张···”
      就这样,王乐听完路昂对莫里蒂家族的介绍后,陷入到沉思当中。
      过了三四分钟后,王乐才开口问道:“开展跨国合作,那么莫里蒂家族和米国那边的黑手党联系紧密吗?”
      就见路昂嗯了声,答道:“当然会有,莫里蒂家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这当中不少家族成员与下属去了米国,开拓自己的势力疆土,成立大大小小的家族,一向以来都有联系,这也使得莫里蒂家族最主要的业务输出对象就是米国。”
      这时只见王乐呵呵一笑,道:“高中时我看过的原著,这里面就是描述黑手党科莱昂家族的成长史,看样子,还挺写实的。”
      路昂看了眼王乐,带着一丝讶异,说道:“没想到贾先生也是位文艺青年嘛。”
      “怎嘛,路兄以为在下只会杀人,不懂得生活的趣味吗?”王乐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额!”路昂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询问道:“贾兄提到米国,你的意思是?”
      随即就见王乐沉声回道:“没错,在出发前,上面已经告诉我,孙江叛逃有米国的影子,不然的话,相信以那五位同事的能力和手段,就凭莫里蒂家族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留得住他们。”
      路昂陷入若有所思当中,然后点头同意道:“贾兄说的没错,能常年到国外执行任务的同事,都定是一时之选,就算不敌无法完成任务,但从莫里蒂家族手里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旋即,俩人都没继续讨论说下去,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推测而已,只有得到确定的消息才能证实这些。
      半晌后,路昂收回看向远处苏威尔火山的视线,侧头笑着对王乐说道:“贾兄,时间已经不晚了,咱们上车先回住的地方吧!”
      只见王乐也没看向路昂,继续眺望着深夜中,那不勒斯海湾对面的苏威尔火山,然后淡淡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路兄自己回吧,希望明天的这个晚上,我可以为那五位同事报仇。”
      路昂身子一顿,他知道这是对方给出期限了。
      “贾兄,我尽力。”路昂郑重承诺道。
      这时王乐嗯了声,接着笑了笑,口气一改,很是轻松的说道:“在下听人说过,这里的日出很漂亮,到时候把莫里蒂家族的人都带到这儿陪我看日出,想必感觉很不错。”
      路昂:“······”
      “神经病!变态!”
      路昂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在心中骂完后掉头就走,开着车子消失在黑夜尽头···"你还剩三十秒,需要我代劳吗?"听见她的足音逼近,谷澧錾立刻解下皮带,开始快速卸去下半身的赘物,以免已经控制不也的狂烈欲火,会因她的‘好心’而更加一发不可收拾。“简单的说,我和我家老头闹翻,他要我娶一个富家千金来壮大家族企业,我不肯,为了让他死心,就赌气随手拉了个女人结婚,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在没有女朋友的状况下,短短半个月内就有老婆的原因。”他轻描淡写的说。.....

  • 女主沐麟小说阅读网

    不是哈士奇

    铁老大呛了一下,爱面子的他不得不硬撑道:“话不能这么说!如果我事先知道对方的身分,动手时自然会更加谨慎小心,务求一击成功。也不会弄得措手不及,还让你抱怨。”之前为了对他有所了解,举凡报章、杂志或网路新闻资讯,只要是有关他的新闻报导她都没放过,也因此她才会对他残废毁容这件事深信不移,因为那些媒体全都报导了那场降临霍氏集团唯一继承人身上的可怕车祸。塞西利奥·莫里蒂。。。。路昂一想到搂着自己地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即使和自己是同一战壕的,他也是吓得够呛,整个人的身体很僵硬,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温度,就跟石头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这次又能和路兄并肩作战,贾某人荣幸之至,当真是有缘分的很呐!”王大少一边笑着,一边感慨说道。
      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潜伏人员,路昂很快就从震惊和恐惧当中回过神来。
      “能和贾兄并肩作战,也是路某人的幸运,相信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为那五位光荣牺牲的同事报仇雪恨。”
      路昂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魔手,一边充满信心的说道,同时不自觉的拉开与王乐间的距离。
      这一切,路昂做得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他娘的,当老子是瞎子傻蛋呢,带了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以为老子不知道?”路昂多看了两眼王乐略显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中无语的想道。
      毕竟他是行走在无间道里的精英分子,对这种伪装什么的,当然很敏感,也很熟悉,只要冷静下来,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因此,路昂就知道面前的这位贾先生戒心很重,根本就不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脑子。
      这个大魔王对他路昂的亲热,也都是假象而已。
      王乐就当不曾发觉一般,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向路昂说道:“路兄,那不勒斯我不熟悉,接下来就要靠你来提供消息,这样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从而更利于任务的圆满完成。”
      路昂想都没想,很干脆的点头道:“这是自然,在贾兄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上一些渠道,大概明天上午之前,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只见王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已经前后耽搁很久,我们要尽快抓住孙江才是,不然的话,迟则生变!”
      顿了顿,王乐的口气一变,寒声问道:“莫里蒂家族在那不勒斯的势力如何?”
      “额!”路昂心中一颤,站在旁边的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夜间就能把天蝎这个顶尖杀手组织给灭门,就知道其人的恐怖。
      一想到这些,路昂的内心深处,颤栗与恐惧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当下,路昂能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对莫里蒂家族动了杀心!
      “莫里蒂家族要重蹈天蝎的覆辙了。”路昂仿佛已经看到莫里蒂家族的覆灭,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心思念转间,路昂压下内里的恐惧,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看向王乐回答道:“莫里蒂家族起源于西西里岛,将近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控制着那不勒斯地区,势力庞大。”
      顿了顿,路昂继续说道:“那五位牺牲的同事所进入的那不勒斯西郊,正是莫里蒂家族的大本营,如今我们所站的地方,也属于西郊范围之内。”
      末了,路昂又补充一句道:“如今他们的家主是现年四十岁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自从接位之后,不再只是蹲守于那不勒斯固有的势力地区,而是积极开展跨国合作,赚取大量资金,然后向其他家族宣战,目前连战连胜,就在上个月,刚将那不勒斯南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击败,使得莫里蒂家族势力得到更一步扩张···”
      就这样,王乐听完路昂对莫里蒂家族的介绍后,陷入到沉思当中。
      过了三四分钟后,王乐才开口问道:“开展跨国合作,那么莫里蒂家族和米国那边的黑手党联系紧密吗?”
      就见路昂嗯了声,答道:“当然会有,莫里蒂家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这当中不少家族成员与下属去了米国,开拓自己的势力疆土,成立大大小小的家族,一向以来都有联系,这也使得莫里蒂家族最主要的业务输出对象就是米国。”
      这时只见王乐呵呵一笑,道:“高中时我看过的原著,这里面就是描述黑手党科莱昂家族的成长史,看样子,还挺写实的。”
      路昂看了眼王乐,带着一丝讶异,说道:“没想到贾先生也是位文艺青年嘛。”
      “怎嘛,路兄以为在下只会杀人,不懂得生活的趣味吗?”王乐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额!”路昂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询问道:“贾兄提到米国,你的意思是?”
      随即就见王乐沉声回道:“没错,在出发前,上面已经告诉我,孙江叛逃有米国的影子,不然的话,相信以那五位同事的能力和手段,就凭莫里蒂家族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留得住他们。”
      路昂陷入若有所思当中,然后点头同意道:“贾兄说的没错,能常年到国外执行任务的同事,都定是一时之选,就算不敌无法完成任务,但从莫里蒂家族手里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旋即,俩人都没继续讨论说下去,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推测而已,只有得到确定的消息才能证实这些。
      半晌后,路昂收回看向远处苏威尔火山的视线,侧头笑着对王乐说道:“贾兄,时间已经不晚了,咱们上车先回住的地方吧!”
      只见王乐也没看向路昂,继续眺望着深夜中,那不勒斯海湾对面的苏威尔火山,然后淡淡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路兄自己回吧,希望明天的这个晚上,我可以为那五位同事报仇。”
      路昂身子一顿,他知道这是对方给出期限了。
      “贾兄,我尽力。”路昂郑重承诺道。
      这时王乐嗯了声,接着笑了笑,口气一改,很是轻松的说道:“在下听人说过,这里的日出很漂亮,到时候把莫里蒂家族的人都带到这儿陪我看日出,想必感觉很不错。”
      路昂:“······”
      “神经病!变态!”
      路昂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在心中骂完后掉头就走,开着车子消失在黑夜尽头···“准奕,其实你还有很多收入没有进账林夕远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事情还没有结束,也许还会更加复杂起来,“抛。的网络销售额要三个月以后才会支付,估计是明年二月份才会拿到;三星第二支广告的钱也还没有支付,也要等明年年初了;“魔女的条件。的片酬估计还要迟一些,估计二月三月的时候才会到账。还有“魔女的条件。的周边销售,你有鳃的分红和版权收益,也要过段时间才会进账那这意味着什么,林夕远和李准奕都很清楚。有好几种可能,一种是尹英俊不会把李准奕的合约转卖,会等着这些钱到账,榨干李准奕的最后一点价值,然后再脱手挣最后一笔;第二种是尹英俊会利用这些收入为糊。在转卖合约的时候获得更多的收慈;第二种可能是尹噢愕四而。不再赌博了,然后借这些钱为李准奕制作二辑。.....

  • 男主我是女配

    会摔跤的熊猫

    冷笑变了脸色。「妳的呢?」之前,他看程暖晴颇好厨艺,便教她这道菜,程暖晴昨天做失败,允了他今天要重做,现在不见了,不会……「我……拿……错……了……耶!」冷三一字一字吶吐,不复尖嘴伶俐样。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我这个星期才刚刚失业,因为老板突然无预警卷款潜逃,连上个月薪水都没有发,所以我才会没钱。」见他一脸不信的表情,她不得不将自己现在所处的窘境说出来。「我一定会把钱给你,但可不可以让我分期付款?等我找到工作、有了收入之后,再把剩余的赔偿金额还给你?拜托。」她双手合十的请求。“冷哥,”她柔声道,一时间还是习惯这样叫他。“小时候我生病时,替我把过脉的大夫都说我活不过十岁,但是欧阳爷爷和你却让我平安的活到现在,所以我相信这个难关有你陪在我身边,我一定也能平安度过。”.....

  • 她貌美如花女主云裳

    轻晚姑娘

    塞西利奥·莫里蒂。。。。路昂一想到搂着自己地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即使和自己是同一战壕的,他也是吓得够呛,整个人的身体很僵硬,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温度,就跟石头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这次又能和路兄并肩作战,贾某人荣幸之至,当真是有缘分的很呐!”王大少一边笑着,一边感慨说道。
      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潜伏人员,路昂很快就从震惊和恐惧当中回过神来。
      “能和贾兄并肩作战,也是路某人的幸运,相信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为那五位光荣牺牲的同事报仇雪恨。”
      路昂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魔手,一边充满信心的说道,同时不自觉的拉开与王乐间的距离。
      这一切,路昂做得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他娘的,当老子是瞎子傻蛋呢,带了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以为老子不知道?”路昂多看了两眼王乐略显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中无语的想道。
      毕竟他是行走在无间道里的精英分子,对这种伪装什么的,当然很敏感,也很熟悉,只要冷静下来,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因此,路昂就知道面前的这位贾先生戒心很重,根本就不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脑子。
      这个大魔王对他路昂的亲热,也都是假象而已。
      王乐就当不曾发觉一般,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向路昂说道:“路兄,那不勒斯我不熟悉,接下来就要靠你来提供消息,这样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从而更利于任务的圆满完成。”
      路昂想都没想,很干脆的点头道:“这是自然,在贾兄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上一些渠道,大概明天上午之前,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只见王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已经前后耽搁很久,我们要尽快抓住孙江才是,不然的话,迟则生变!”
      顿了顿,王乐的口气一变,寒声问道:“莫里蒂家族在那不勒斯的势力如何?”
      “额!”路昂心中一颤,站在旁边的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夜间就能把天蝎这个顶尖杀手组织给灭门,就知道其人的恐怖。
      一想到这些,路昂的内心深处,颤栗与恐惧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当下,路昂能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对莫里蒂家族动了杀心!
      “莫里蒂家族要重蹈天蝎的覆辙了。”路昂仿佛已经看到莫里蒂家族的覆灭,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心思念转间,路昂压下内里的恐惧,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看向王乐回答道:“莫里蒂家族起源于西西里岛,将近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控制着那不勒斯地区,势力庞大。”
      顿了顿,路昂继续说道:“那五位牺牲的同事所进入的那不勒斯西郊,正是莫里蒂家族的大本营,如今我们所站的地方,也属于西郊范围之内。”
      末了,路昂又补充一句道:“如今他们的家主是现年四十岁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自从接位之后,不再只是蹲守于那不勒斯固有的势力地区,而是积极开展跨国合作,赚取大量资金,然后向其他家族宣战,目前连战连胜,就在上个月,刚将那不勒斯南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击败,使得莫里蒂家族势力得到更一步扩张···”
      就这样,王乐听完路昂对莫里蒂家族的介绍后,陷入到沉思当中。
      过了三四分钟后,王乐才开口问道:“开展跨国合作,那么莫里蒂家族和米国那边的黑手党联系紧密吗?”
      就见路昂嗯了声,答道:“当然会有,莫里蒂家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这当中不少家族成员与下属去了米国,开拓自己的势力疆土,成立大大小小的家族,一向以来都有联系,这也使得莫里蒂家族最主要的业务输出对象就是米国。”
      这时只见王乐呵呵一笑,道:“高中时我看过的原著,这里面就是描述黑手党科莱昂家族的成长史,看样子,还挺写实的。”
      路昂看了眼王乐,带着一丝讶异,说道:“没想到贾先生也是位文艺青年嘛。”
      “怎嘛,路兄以为在下只会杀人,不懂得生活的趣味吗?”王乐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额!”路昂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询问道:“贾兄提到米国,你的意思是?”
      随即就见王乐沉声回道:“没错,在出发前,上面已经告诉我,孙江叛逃有米国的影子,不然的话,相信以那五位同事的能力和手段,就凭莫里蒂家族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留得住他们。”
      路昂陷入若有所思当中,然后点头同意道:“贾兄说的没错,能常年到国外执行任务的同事,都定是一时之选,就算不敌无法完成任务,但从莫里蒂家族手里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旋即,俩人都没继续讨论说下去,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推测而已,只有得到确定的消息才能证实这些。
      半晌后,路昂收回看向远处苏威尔火山的视线,侧头笑着对王乐说道:“贾兄,时间已经不晚了,咱们上车先回住的地方吧!”
      只见王乐也没看向路昂,继续眺望着深夜中,那不勒斯海湾对面的苏威尔火山,然后淡淡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路兄自己回吧,希望明天的这个晚上,我可以为那五位同事报仇。”
      路昂身子一顿,他知道这是对方给出期限了。
      “贾兄,我尽力。”路昂郑重承诺道。
      这时王乐嗯了声,接着笑了笑,口气一改,很是轻松的说道:“在下听人说过,这里的日出很漂亮,到时候把莫里蒂家族的人都带到这儿陪我看日出,想必感觉很不错。”
      路昂:“······”
      “神经病!变态!”
      路昂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在心中骂完后掉头就走,开着车子消失在黑夜尽头···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对唷!她好像还讲了最后的一句话,而那句话似乎致命得足以扭转乾坤——请你给我一个最适合我的男人吧!就算他没有上面一、两个条件都没有关系!无形装·逼最要命。。。。当天晚上,王乐陪着宁碧芝吃完饭,在外面散步唠嗑走了一圈后,也就没再走出院子有任何活动。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包括潜伏在京城的米国洪家人。
      如今武道修为更进一步的王乐,对于自己的战力充满着无限自信,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早已成竹在胸,并不急在一时。
      说到底还是自身武力值的提高,给了王乐足够的底气,才会如此从容面对,不再像之前那样,只能苦逼的隐身在暗处,生怕洪不让找上门。
      而现在,王乐是巴不得洪不让快点找上门。
      否则的话,王乐不介意亲自动身前往米国将洪家给扫灭。
      当然了,他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这些想法,王大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一直都埋在心里,毕竟这段时间憋屈的日子,实在是让他有够郁闷的。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在港岛设下必死之局,以为能坑杀洪不让,结果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让对方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给逃出生天,真是能把王大少给气得吐血三升。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此以后,使得王乐一向来的狗-屎运变得不稳定起来,时好时坏。
      如此种种,王乐欲灭米洪家的心思越发坚定,再也无法更改!
      况且双方结下的仇怨之深,早已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洗不清,就算王乐想放洪家一码,洪不让也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誓不罢休!
      而王乐之所以有亲身去往米国洪家老巢的打算,目的就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不过,王乐想到洪家的底蕴,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忌惮,所以他要好好思量之后再做打算,彻底确定米国之行的可行性!
      独自坐在客厅,落地灯旁边沙发上的王乐,脸色变幻不定,脑袋瓜子快速转动着接下来对付洪家的机会,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的事情,当然得谨慎的思虑周详才好。
      良久之后,王乐离开沙发长身而起,阴晴不定的脸色也随之变得平静下来,接着就迈开步子走出屋外,来到院子里面。
      夜里九点钟,圆月当空,天幕之上,繁星点缀,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月色下的小院,显得格外的幽静,王乐漫步在院内小径,走到石桌前坐了下来。
      “你就是王乐?”
      这时,背后一道陌生的男中音传到了刚坐到石凳上的王乐耳中。
      “知道了还问。”王乐呵呵一笑,背对着轻声回道。
      随即就见讲话的人走到王乐的面前,只见对方和李慕白他们一样,依旧是一套线条分明的中山装。
      此人年纪三十多来岁,个子中等一米七五左右,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显得格外强硬坚毅。
      从面相学上来说,这位中年男人是个心志坚毅,很是倔强的性格。
      “黄大千被你给揍得可真是够呛,接下来的几个月,他都只能躺在床上养伤了。”中年男子嘴角一撇,笑着说道。
      说完后,也不等王乐开口,他又自我介绍道:“张兴隆!”
      只见王乐微微一笑,道:“家里多谢张哥照顾了。”
      顿了顿,王乐也是嘴巴一撇,继续道:“贱人太多,也不缺黄大千这一个,纯碎自找的。”
      “额!”张兴隆脸色的笑意一闪即逝,对眼前的王乐不禁又多了一丝兴趣。
      “自打我来这四九城,很多人包括和你打交道最多的李慕白,都讲你王乐心狠手辣无情得很,手底下的人命官司,说是千人斩都毫不夸张,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与张某人想象的很不一样。”张兴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包含笑意,对着王乐缓缓说道。
      王乐:“·······”
      “极阳子师叔是你外公?”张兴隆问道。
      王乐眉头一挑,嗯了声道:“没错,张哥也是南华观的人?”
      就见张兴隆呵呵一笑,回道:“在下的门派与南华观一向交好,所以门下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
      接着张兴隆反问道:“王老弟以后会随极阳子师叔进入南华观吗?”
      这时王乐没有承认,想都不想的摇头否认道:“我还没和外公谈到这事儿,并且在下也不曾考虑过。”
      所谓逢人见面只说三分话,王乐第一次和张兴隆见面,当然不会掏心窝子聊天,不承认自己未来会进入南华观,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张兴隆深深的看了眼王乐,微笑着说道:“王老弟能在俗世当中,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成就武道先天,本身就是十分了不得很是罕见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之前,也只有上世纪民国时的那几位武术宗师才能有如此成就,不过他们成就武道先天的时候,都已是花甲之年,比不上王老弟你天赋奇才,如此年纪就可以有此成就。”
      说到这里,张兴隆由衷感叹道:“极阳子师叔有王老弟这么一位妖孽外孙,如果不把带回南华观,说句不敬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眼瞎老糊涂了。”
      “额!”王乐摸了摸鼻子,嘀咕着道:“有这么夸张吗,我也没觉得自己妖孽到哪里去啊!”
      张兴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嘿嘿一笑,道:“我最近来这红尘俗世当中学会了一句话。”
      只见王乐做出倾听状,问道:“什么话?”
      张兴漏了王乐一眼,然后淡淡的回道:“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不经意间的无形装-逼最要命!”
      王乐再次:“·······”
      随即就见张兴隆眯起自己的大眼睛,看向王乐沉声继续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恐怖,但是我们这些红尘之外武道界的人却晓得,没有古法修炼之术,想要在体内生出先天之力,成就武道先天是何其困难,说是万中无一都毫不夸张!”
      接着张兴隆话锋一转,略带可惜的口吻对王乐说道:“如果极阳子师父在王老弟还未成年时就相认,我相信你的成就,远远不会止步在今日的武道先天境界!”
      末了,张兴隆抬头望天,轻声喃喃着道:“天地玄黄,也许是玄阶,乃至地阶。”.....

  • 神武觉醒女主

    燕七雪

    直觉体手要将他推开,在触及他的瞬间想起这阵子勾引他上床,让他食体知体的目的,拒不迭转推为抱,配合的更起劲,嘴里的呻吟更激烈。“呵呵。最近的电视剧妈有一直在看哦,不过翻泽出得太慢,落后了很多情节说完了正事,林轩又开始说起了轻松话题,“听说电视剧在韩国取得很好的成绩,我看新闻说收视率快要溉了塞西利奥·莫里蒂。。。。路昂一想到搂着自己地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即使和自己是同一战壕的,他也是吓得够呛,整个人的身体很僵硬,如果不是身上还有温度,就跟石头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这次又能和路兄并肩作战,贾某人荣幸之至,当真是有缘分的很呐!”王大少一边笑着,一边感慨说道。
      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潜伏人员,路昂很快就从震惊和恐惧当中回过神来。
      “能和贾兄并肩作战,也是路某人的幸运,相信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圆满完成,为那五位光荣牺牲的同事报仇雪恨。”
      路昂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魔手,一边充满信心的说道,同时不自觉的拉开与王乐间的距离。
      这一切,路昂做得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他娘的,当老子是瞎子傻蛋呢,带了张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以为老子不知道?”路昂多看了两眼王乐略显僵硬的脸庞,不禁在心中无语的想道。
      毕竟他是行走在无间道里的精英分子,对这种伪装什么的,当然很敏感,也很熟悉,只要冷静下来,会很容易看出破绽。
      因此,路昂就知道面前的这位贾先生戒心很重,根本就不是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脑子。
      这个大魔王对他路昂的亲热,也都是假象而已。
      王乐就当不曾发觉一般,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向路昂说道:“路兄,那不勒斯我不熟悉,接下来就要靠你来提供消息,这样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从而更利于任务的圆满完成。”
      路昂想都没想,很干脆的点头道:“这是自然,在贾兄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上一些渠道,大概明天上午之前,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只见王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已经前后耽搁很久,我们要尽快抓住孙江才是,不然的话,迟则生变!”
      顿了顿,王乐的口气一变,寒声问道:“莫里蒂家族在那不勒斯的势力如何?”
      “额!”路昂心中一颤,站在旁边的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夜间就能把天蝎这个顶尖杀手组织给灭门,就知道其人的恐怖。
      一想到这些,路昂的内心深处,颤栗与恐惧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当下,路昂能明显感觉到这家伙对莫里蒂家族动了杀心!
      “莫里蒂家族要重蹈天蝎的覆辙了。”路昂仿佛已经看到莫里蒂家族的覆灭,不禁在心中感慨道。
      心思念转间,路昂压下内里的恐惧,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才看向王乐回答道:“莫里蒂家族起源于西西里岛,将近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控制着那不勒斯地区,势力庞大。”
      顿了顿,路昂继续说道:“那五位牺牲的同事所进入的那不勒斯西郊,正是莫里蒂家族的大本营,如今我们所站的地方,也属于西郊范围之内。”
      末了,路昂又补充一句道:“如今他们的家主是现年四十岁的塞西利奥·莫里蒂,自从接位之后,不再只是蹲守于那不勒斯固有的势力地区,而是积极开展跨国合作,赚取大量资金,然后向其他家族宣战,目前连战连胜,就在上个月,刚将那不勒斯南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击败,使得莫里蒂家族势力得到更一步扩张···”
      就这样,王乐听完路昂对莫里蒂家族的介绍后,陷入到沉思当中。
      过了三四分钟后,王乐才开口问道:“开展跨国合作,那么莫里蒂家族和米国那边的黑手党联系紧密吗?”
      就见路昂嗯了声,答道:“当然会有,莫里蒂家族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这当中不少家族成员与下属去了米国,开拓自己的势力疆土,成立大大小小的家族,一向以来都有联系,这也使得莫里蒂家族最主要的业务输出对象就是米国。”
      这时只见王乐呵呵一笑,道:“高中时我看过的原著,这里面就是描述黑手党科莱昂家族的成长史,看样子,还挺写实的。”
      路昂看了眼王乐,带着一丝讶异,说道:“没想到贾先生也是位文艺青年嘛。”
      “怎嘛,路兄以为在下只会杀人,不懂得生活的趣味吗?”王乐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额!”路昂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询问道:“贾兄提到米国,你的意思是?”
      随即就见王乐沉声回道:“没错,在出发前,上面已经告诉我,孙江叛逃有米国的影子,不然的话,相信以那五位同事的能力和手段,就凭莫里蒂家族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留得住他们。”
      路昂陷入若有所思当中,然后点头同意道:“贾兄说的没错,能常年到国外执行任务的同事,都定是一时之选,就算不敌无法完成任务,但从莫里蒂家族手里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
      旋即,俩人都没继续讨论说下去,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在推测而已,只有得到确定的消息才能证实这些。
      半晌后,路昂收回看向远处苏威尔火山的视线,侧头笑着对王乐说道:“贾兄,时间已经不晚了,咱们上车先回住的地方吧!”
      只见王乐也没看向路昂,继续眺望着深夜中,那不勒斯海湾对面的苏威尔火山,然后淡淡的开口拒绝道:“不用了,路兄自己回吧,希望明天的这个晚上,我可以为那五位同事报仇。”
      路昂身子一顿,他知道这是对方给出期限了。
      “贾兄,我尽力。”路昂郑重承诺道。
      这时王乐嗯了声,接着笑了笑,口气一改,很是轻松的说道:“在下听人说过,这里的日出很漂亮,到时候把莫里蒂家族的人都带到这儿陪我看日出,想必感觉很不错。”
      路昂:“······”
      “神经病!变态!”
      路昂翻了个白眼,默默的在心中骂完后掉头就走,开着车子消失在黑夜尽头···例如三从;(呃,不才萱就拿来用过。)四方;(嗯,这个用的人实在太多了,用不着举例。)五行;(这个也很多人用。)六婆;(这个友社大胆的创意,应该不用萱说了吧。)七星。(呃,这个不提萱的过去式,至今仍有作者正在努力打拚中。).....